迅雷CEO陳磊:驚訝互金協會指控 將入會接受監督

  本文來自新浪科技,作者韓大鵬,原標題《獨家|專訪迅雷CEO:驚訝互金協會指控 將入會接受監督》,授權全天候科技轉載。

  “互金協會發的提示,我認為是對社會和用戶負責任的舉措,只是選擇的提醒時間,讓迅雷的股民們有些難以接受。”

  1月12日晚,在迅雷美股開盤前夕,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下稱:互金協會)突然發聲點名迅雷,稱其“鏈克”存在風險隱患,本質上是一種融資行為,是變相ICO。

  或受此影響,迅雷當日股價暴跌逾27%。

  針對互金協會的“批評”,新浪科技獨家專訪了迅雷CEO陳磊。他對該事件中,協會的指控以及迅雷的態度等發表了看法。

  

互金協會點名迅雷後,其股價重挫逾27%

  互金協會點名:鏈克是變相ICO

  2017年8月,迅雷推出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產品玩客雲(後改名:鏈克)。股價扭轉長期的低迷態勢,一路高歌。兩個月時間,迅雷股價從5美元飆升至25美元。期間雖有一些負面消息,但依舊未阻止上漲的趨勢。

  玩客雲模式的出現,讓眾多企業和投資人“如夢初醒”。

  一時間,各種軟硬體廠商和互聯網公司,紛紛宣稱進軍區塊鏈,計劃推出各種“幣”。雖然在玩法和模式上有所改進,但多數“幣”的本質與鏈克基本相同。

  1月12日晚,互金協會發布《關於防範變相ICO活動的風險提示》,指出隨著各地ICO項目逐步完成清退,以發行迅雷“鏈克”(原名“玩客幣”)為代表,一種名為“以礦機為核心發行虛擬數字資產”(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風險隱患。

  互金協會稱,去年10月以來,以IMO模式發行的“虛擬數字資產”,包括鏈克、流量幣、BFC積分等。以迅雷“鏈克”為例,發行企業實際上是用“鏈克”代替了對參與者所貢獻服務的法幣付款義務,本質上是一種融資行為,是變相ICO。同時,迅雷還通過招商大會頻繁推銷、發布交易教程助推炒作等方式,吸引大量不具備識別能力的群眾捲入其中。

  協會呼籲,廣大消費者和投資者應認清相關模式的本質,增強風險防範意識,理性投資,不要盲目跟風炒作。

  陳磊獨家回應:

  1.提示時間讓股民難接受

  “任何一個創新業務,在發展初期都會受到一定爭議,因為很多人對它還不夠了解”,迅雷CEO陳磊在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時稱,互金協會發的風險提示,是對社會和用戶負責任的舉措,“只是選的提醒時間讓迅雷的股民們比較難以接受”。

  陳磊表示,他理解作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對用戶的保護之情,對此虛心接受協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關心。他認為,無論是互金協會還是迅雷,在保護用戶、打擊炒作方面,目的都是一致的,“我們不是做樣子”。

  2.從未發布過交易教程

  對於協會所說的“通過招商大會頻繁推銷、發布交易教程助推炒作等”,陳磊表示驚訝。

  “迅雷從未發布過交易教程,也未助力過炒作”,陳磊坦言,玩客雲只召開過一次線下招商會,屬定向邀請,不明白為何會出現“頻繁”二字,“我們從來沒有也根本不需要通過招商會形式來炒作,更不用說頻繁炒作”。

  2017年9月,在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中明確指出,代幣發行融資(ICO)行為涉嫌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發售代幣票券等違法犯罪活動,任何組織和個人應立即停止從事ICO。

  “我們是業內唯一在國家出台禁止ICO政策之前,公開反對ICO的做區塊鏈的企業”,陳磊強調,自去年11月開始出現交易平台起以來,迅雷已推出了十餘項打擊投機和炒作的相關政策。截止目前,已有大量投機者離場,第三方交易平台大規模下線鏈克,“我們投入這麼大的精力去做打擊投機,打擊交易平台,怎麼可能還再去發布交易教程?”

  

互金協會入會指南,官網截圖

  3.將積極入會接受監督

  值得一提的是,新浪科技發現,迅雷公司並不在互金協會的會員名單中,而互金協會的屬性為自律組織。

  該協會官方稱,協會於2016年3月25日在上海正式成立,是經黨中央、國務院同意,民政部批准,中國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部門組建的全國性互聯網金融行業自律組織。

  而在官方入會指南中寫明,會員應履行交納會費的義務。

  據媒體報道,該協會首批單位會員有四百多家,會費從10萬到100萬不等,協會成立之初或有上億元會費,但會員質量良莠不齊。

  對此,陳磊表示,迅雷並非一家金融企業,所以此前未入會。“但從事區塊鏈業務之後,我認為我們應該積極擁抱加入協會,讓更多的前輩幫助、監督我們的業務”。

  專家點評:鏈克是否存在政策風險?

  對於鏈克、BFC這類積分玩法是否具有政策風險,是否屬於ICO或變相ICO,新浪科技採訪了多位業內人士。

  1.人物: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楊東

  觀點:鏈克不構成ICO,變相ICO的說法值得探討

  楊東認為,互金協會在風險提示中主張,參與者貢獻閑置資源後迅雷就負有法幣付款義務,迅雷通過向公眾交付鏈克代替了該付款義務,從而構成了變相ICO,這種說法其實尚值得探討。且不論迅雷沒有籌集虛擬貨幣,不符合七部委《公告》對ICO的定義,退一步說,參與者貢獻閑置資源也並不必然產生法幣付款義務,因為參與者相互之間、參與者與迅雷之間沒有這樣的合同約定,互聯網“免費”“共用”的精神下,也不存在此類交易習慣。

  即便發行鏈克不構成ICO,鏈克的公開買賣交易仍然存在著較高的市場風險和金融風險,值得監管部門、行業主體和投資者注意。社會公眾應當充分認識到鏈克等代幣僅僅是某一系統內部使用的虛擬代幣,不具備金融產品屬性,不應當也不能被視作金融產品進行投機炒作。

  2.人物: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 趙佔領

  觀點:若鏈克可購買迅雷之外的實物,則可能會被叫停

  趙佔領認為,鏈克並非ICO,也與比特幣等數字貨幣有很大不同,但又借了與比特幣概念相似的東風。同時,鏈克又與網路虛擬貨幣比如Q幣、各種遊戲幣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可以直接用於兌換迅雷的產品或者服務。但不同的是,其他虛擬貨幣通常是由用戶購買獲得,而鏈克是用戶付費購買玩客雲、共用閑置頻寬和存儲後獲得的迅雷的獎勵。可以說,鏈克糅合了比特幣等數字貨幣、Q幣等網路虛擬貨幣的特點,又披上了區塊鏈的外衣。

  鑒於鏈克不同於比特幣,也並非用戶直接通過購買而獲得的網路虛擬貨幣,所以對於鏈克的交易,目前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或者政策檔案進行禁止。但是,如果鏈克的私下交易規模越來越大,使用的範圍越來越廣,尤其是當鏈克可以用於購買迅雷公司之外的產品,甚至是實物產品,則其就帶有法定貨幣的部分屬性,將很可能被金融監管部門予以限制甚至叫停。

  3.人物: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主任 李文謙

  觀點:ICO非嚴格的法律概念,很難判定

  李文謙認為,ICO並不是嚴格的法律概念,而是一種類似於眾籌的行為,發起者通過第三方平台來募集,風險不可控制。對於鏈克和BFC,是否屬於ICO還難以斷定。

  比特幣只是國內禁止交易,而不是說徹底不能交易,比特幣本身的價值據說還會持續上漲。交易幣本身有風險,因為我們國家已經禁止了,但是購買挖礦機,我們國家暫時還沒有出台這方面的法律。要看挖礦的行為是否會擾亂社會政治經濟秩序,但從技術本身來說比較難以去禁止。

  4.人物:著名IT評論人 keso

  觀點:不懂ICO,但人人可參與可受益,一定會變成賭博

  keso曾在署名文章中兩次對ICO進行點評。

  “我不懂區塊鏈,不懂代幣,不懂ICO,那我只能用最簡單的方式做判斷。一件專業的事,如果去掉了對專業性的要求,讓人人都可參與,人人都能受益,那麼這件事一定會變成賭博”。

  近期,眾多企業宣稱入局區塊鏈,股價應聲大漲。對此,keso點評道:“我知道這是泡沫,每個人都知道這是泡沫,仍有一撥接一撥的人一頭紮進泡沫中,因為他們認為,泡沫是最好的發財機會。對大多數人來說,跟風,是他們參與熱點、暢飲泡沫的唯一方式。可是實際上,絕大部分人在泡沫中不是發財,而是破財,甚至破產”。

  以下為新浪科技整理的部分採訪內容:

  新浪科技:如何看待互金協會的說法?迅雷的態度是什麼?

  陳磊:任何一個創新業務,在發展初期都會受到一定爭議,因為很多人對它還不夠了解。互金協會發的提示用戶風險,我認為是對社會和用戶負責任的舉措,只是選的提醒的時間讓迅雷的股民們比較難以接受。

  不過無論是互金協會還是迅雷,我認為在保護用戶、打擊炒作方面,目的都是一致的。而企業的利益,用戶的利益和國家的政策也都是完全一致的。了解迅雷和玩客雲項目的媒體和用戶,都了解我們打擊炒作,保護用戶是我們一貫的態度,不是做樣子的,而是一個企業安身立命的根基,是我們對用戶的責任和承諾。

  新浪科技:迅雷有沒有通過招商大會頻繁推銷、發布交易教程,從而助推炒作?

  陳磊:我們看到這個指控很驚訝,玩客雲只開過一次線下招商會,不明白為何會出現“頻繁”這樣的字樣。而且迅雷從未發布過交易教程,也未助力過炒作。一直是打擊炒作的先行者。

  線下招商會我們是開過一次,都是定向邀請,之前通過我們的線下代理商向我們提出過正式申請的零售店。零售店申請的時候,都有非常清楚的企業資訊,店面地址,和法人資訊等。線下售賣是很多做智能硬體產品的企業所做的正常商業行為。

  我們開啟線下銷售非常謹慎。在12月初,我們曾經與蘇寧計劃開啟一次線下售賣,但因為擔心黃牛炒作,就取消了。玩客雲這樣一款火爆的產品的銷售,我們從來沒有也根本不需要通過招商會形式來炒作,更不用說頻繁炒作。

  我們投入這麼大的精力去做打擊投機,打擊交易平台,怎麼可能還再去發布交易教程?怎麼可能去“引導不知名的用戶”?

  不過,我非常理解作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對用戶的保護之情,這和我們的立場和態度是一致的,所以我們也虛心接受互金協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關心。我們後續仍然會持續關注投機炒作的風險,希望可以迎來一個健康、良性的發展環境。

  新浪科技:迅雷一直沒有加入互金協會,原因是什麼?

  陳磊:迅雷不是一家金融企業,所以之前沒有加入該協會。但從事區塊鏈業務之後,我認為我們應該積極擁抱加入協會,讓更多的前輩幫助、監督我們的業務。

  新浪科技:發行“鏈克”的初衷是什麼?

  陳磊:在未來5年裡,雲計算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成本問題。我們看到摩爾定律已經逐漸失效,計算需求的高速上升與計算成本無法下降的矛盾已經越來越凸顯,為了解決計算成本的問題,迅雷開創了共用計算。

  在共用計算中,採購方是企業,供應方是用戶,如何保障用戶的權益就需要一種公平,透明,高效,且不能作弊的機制來實現。同時,未來應用場景中,涉及到針對某個用戶較小單位的計算資源的採購,需要超小額快速償付的手段。這就是我們發行鏈克的初衷,而這個模式已經獲得了海內外的廣泛的認可和肯定。

  新浪科技:越來越多的公司宣稱進軍區塊鏈,你怎麼看?

  陳磊:我認為一個真正的區塊鏈媒介的價值,會由它的創新技術和實際應用場景來決定,會由多少受眾群體一起使用、認同來絕對,而不是只由少數炒作人來決定,我相信到那個時候,大家對區塊鏈的理解也絕對不會只有炒作,而是能夠更多的去看這個技術背後的價值,給實體經濟及各行各業帶來的顛覆式的影響。迅雷願意做第一個這樣看起來很蠢,但是我們知道我們在做對的,對用戶和社會真正有價值的事。

  區塊鏈是一種賦能型技術,所以它必須要能夠給實體經濟創造價值。我們希望進軍區塊鏈的企業都能夠擔負其區塊鏈使命,為社會創造價值,而不只是為了蹭熱點。同時,一定要有機制反對投機炒作,保護好用戶財產安全。

  同時,我們也希望用戶們能夠正確辨別虛擬資產。一個好的虛擬資產的價值應該有用戶對實體經濟產生的價值為背書。

  新浪科技:對於區塊鏈創新,你認為外界應該秉持的態度是什麼?

  陳磊:很多創新業務在發展初期,都遇到過質疑和爭議,因為它太新了。無論是早期的互聯網,還是近期的共用單車、共用汽車等中國特色的環保創新發展業務,國家採取的都是扶持和引導策略,幫助企業在規範下發展,同時讓老百姓切實得到益處。迅雷在發展區塊鏈創新業務的過程中,也遇到初期“被投機”的陣痛,“投機”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大課題,即使連大蒜,也出現過“蒜你恨”的價格和投機者,然而錯的並不是蒜本身。所以,怎麼有更好的防投機機制、如何保護好用戶,是我堅持要做的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