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光片龍頭日東電工關閉蘇州工廠,上千員工面臨失業!

  每年到年底時,總有某某企業倒閉或老闆捲款跑路的新聞被曝出,而公司/工廠利用節假日偷偷跑路的新聞也是屢見不鮮。昨天(2018年1月7日)晚間,位於蘇州蘇虹中路468號的日本企業日東電工(Nitto)蘇州有限公司,被員工爆料,“在員工不知情的情況下,一邊轉移資產一邊安撫員工持續生產,無意中有員工發現撤資計劃”,由此引發了報警,員工罷工、拉橫幅等對抗行為。有爆料稱,“員工和警察發生衝突,有員工受傷”。

  據微博網友@XU智福 昨日爆料稱,蘇州日東電工“蓄意隱瞞員工,偷偷轉移公司資產,原本計划過年放假搬走所有設備和資產,還好被中國員工發現。現在公司沒有給我們合理解釋,明天就要宣布結果。我們需要工作,我們需要養家糊口……”

  據悉,在員工爆發抗議之後,日東電工正式由日方代表正式宣布了公司將於2018年1月底結束生產,2月開始解除合同的計劃,正式承認了即將關閉工廠的事實。此舉引發了員工的強烈不滿和抗議。

  根據日東電工內部曝光的資料顯示,日東電工員工認為日東電工是“違法解散工廠”,存在著五大問題:

  1、蓄意隱瞞、欺騙員工會持續經營,實際預謀在春節長假期間搬空工廠;

  2、預謀轉移公司資產;

  3、在公司盈利的前提下毫無理由地關閉工廠,並且沒有提前30天通知;

  4、通過原材料價格的調整,將利潤轉移至日報總部;

  5、利用B品轉賣逃避海關稅金。

  因此,日東電工員工向公司提出了2N+1的補償要求,同時還要求公司“補償安置過節費”(臨近春季失業),公開向員工書面道歉以及“對員工進行合理安排,在日東集團內部安排工作”等要求。

  據一名擁有7年工齡的日東電工蘇州廠的老員工向芯智訊透露稱,“此次事件爆發,是由於公司與中方課長之間的賠償沒有談攏(一般公司都會提前跟課長談),所以中方課長才踢爆此事,不然我們都還不知道。如果他們談攏了,我們就不會知道此事,公司將會在我們放假期間將設備全部搬走。我們之前已經有不少員工放假回家了。”

  芯智訊嘗試聯繫了日東電工官方方面人士,但並未得到回應。而據某業內人士諮詢日東電工中國區高管後表示,“此次產能調整不涉及FPC(柔性電路板)相關業務”。也就是說此次日東電工蘇州廠可能只是部分裁員。

  但是一位日東電工蘇州廠FPC產線的老員工向芯智訊表示:“我們的偏光片和FPC是不同部門來做的,但是FPC早就受影響了。去年年初我們就已經沒有多少單子做了。我們每個星期都是上四休三,上班的四天也基本都是沒有什麼產品做的。偏光片產線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單子在做,上五休二。”

  據了解,日東電工蘇州廠去年就已經進行了一次裁員,當時裁了有三四百名員工,賠償是N+1。而這一次裁裁員,恐將涉及剩下的上千名員工。

  而根據芯智訊下午剛剛了解到的最新情況顯示,今日日東電工的偏光片產線部門的員工已經與日東電工方面談妥了賠償條件。

  根據內部員工向芯智訊的爆料顯示,此次日東電工偏光片產線部門的員工獲得了N+1.5的賠償,同時還獲得了今年1月-2月的社保,以及1.5萬元/人的“特別獎”。此外,日東電工方面還承諾將會在1月10日發放2017年12月工資,1月15日發放2017年4-9月獎金。對於年假未休的,將按照天數×日工資×2倍支付。

  同意上述補償的偏光片產線部門的員工,需要在今天下午13:30-17:00簽約。而對於不接受上述方案,願意留在公司的員工,日東電工方面將繼續留用,安排別的崗位工作。

  由於日東電工方面給出的賠償條件尚可,目前約500多人已經簽字走人(因為即使想繼續留在公司,恐怕也是要調往其他陌生城市,所以多少還是願意拿補償走人)。

  “雖然,日東電工偏光片產線部門的員工的賠償方案已經出爐,但是FPC部門的員工的未來還不確定。”根據最新的消息顯示,“日東電工FPC部門暫未宣布裁員,不過將會被賣掉!至於賣掉後,會不會裁員那就不知道了!”

  日東電工為何要關閉蘇州廠?

  根據資料顯示日東電工蘇州有限公司成立於2001年7月5日,是日東電工株式會社在蘇州工業園區註冊成立的獨資企業,是一個製造柔性電路板(FPC)、偏振光片的生產基地。公司投資總額達130億日元,高峰時員工人數達5500名左右,佔地面積:70000㎡,主要產品是FPC和液晶顯示用偏振濾光膜(NOS)。其中,FPC的生產原理是將用於線路板的銅箔,採用高新科技,與柔軟的聚醯亞胺基板(PI)兩面複合,製造出柔性電路板所需的原材料。

  日東電工蘇州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日本日東電工株式會社成立於1918年10月,是全球500強企業之一,總部位於日本大阪。日東電工的主營業務收入來源於五大部分:光電產品、工業膠帶、醫療產品等。資料顯示,日東電工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7930.54億日元,實現淨利潤816.83億日元,整體毛利率達30.86%。

  目前,全球偏光片生產企業主要集中在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和中國大陸,其中日本日東電工、住友化學和韓國LG化學主導偏光片市場。目前日東電工是全球第一大偏光片製造商,其生產的液晶電視用多層光學補償膜更是占國際市場份額的40%以上。在國內是京東方、華星光電等面板商主要的偏光片供應商。有數據顯示,日東電工的偏光片所在的光電產品每年佔總營收的比例達60%以上。目前日東電工擁有17條產線(其中日本有14條產線,中國的產線就包括有蘇州廠),年產能可達1.63億平方米。

  上圖是世界主要偏光片生產企業的2016年初的產能,可以看出,全世界的偏光片生產,就是集中在日東電工、住友化學、LG化學等巨頭手中。前八強的產能都在3000萬平米以上。而八強之外的第九和第十名,就是我國的三利譜和盛波光電,產能加起來才1600萬平米。

  2017年,日東電工還被高工新材料研究所(GGII)評為2017年中國市場偏光片企業當中最具競爭力的企業(排名第一)。

  根據高工產研新材料研究所(GGII)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偏光片市場總消耗面積1.01億平米,同比增長17.92%,市場規模約為159億元,同比增長11%。預計2017年國內偏光片市場規模將達突破200億元。

  圖表1 2013-2017年中國偏光片市場規模及預測(億元,%)

  而根據IHS預測數據,到2020年偏光片需求將從2016年的4.42億平方米增加到2020年的5.45億平方米,複合增長率為5.34%。根據我們測算的數據,目前國內規劃在建、即將投產和已經投產LCD面板產線合計偏光片需求量為2.29億平方米,國內公司產能加上國外公司在國內的產能,供給仍遠遠不能滿足需求,還需要大量進口。

  至於FPC,由於其擁有輕薄、柔性可彎曲的特點,蘋果從iPhone 4開始大量使用FPC替代硬板,包括天線、攝像頭、顯示模組、觸控模組等,每部 iPhone大約使用14-16片FPC,單機ASP接近30美金,加上iPad、iWatch,Mac,蘋果每年 FPC 採購量約佔全球市場一半份額,日台大廠均為主力供應商。 在蘋果的引領下,三星、國產手機也開始加大FPC的用量。FPC市場呈現出快速增長態勢。

  根據研究機構的數據顯示,在2010-2014年日東電工的PFC業務營收是不斷提升的,到2014年已經成為了全球第四大FCP生產廠商。

  (圖表二,2010-2014年全球主要FPC廠商收入排名;註:以上的數據應該是包含了硬板的營收)

  根據資料顯示,2010年全球PCB產值為562.4億美元,FPC以87.86億美元的產值佔比15.62%; 2015年全球PCB產值為576.28億美元,FPC以118.42億美元的產值佔比20.55%;5年間,FPC佔比提升了近5個百分點。 預計到2017年,全球PCB產值將達到657億美元,FPC將以157億美元的產值,佔比提升至23.9%。

  從以上的各種資料和數據來看,目前日東電工在整體經營上並沒有出現問題,盈利水平也還不錯,行業地位有相當穩固,而且整個偏光片和FPC市場需求也是在增長當中的。那麼日東電工為何要關閉蘇州廠呢?

  國產廠商發展迅速,日東電工開始逐步退出末端生產環節?

  雖然,日東電工目前仍是偏光片市場的老大,但是由於日本本土液晶面板廠家的全球市場份額不斷下降,導致了日東電工已經開始轉型不再擴張產能,日本另一家住友化學也放慢了擴張步伐。

  與此同時,隨著中國面板廠商的快速崛起,對偏光片國產化需求也是越來越大,國產偏光片廠商也是發展迅速。其中國內的龍頭三利譜和盛波光電(在深紡織旗下)表現尤為突出。

  三利譜2016年初的產能才700萬平米,2016年11月,三利譜在合肥為京東方配套的一期工程完工,產能高達1600萬平米,加上深圳原有的700萬平米產能,總產能已經超過2300萬平米,一年內增長了接近四倍,接近了世界前八強3000萬平米的門檻。

  不過三利譜在合肥還有四條線在建(包括與更高的10.5世代液晶面板配套的偏光片),預計2020年產能達到8600萬平米,比2016年增長10倍以上,在產能方面,將會形成日東電工,住友化學,LG化學,三星,三利譜世界五強的局面。

  除了三利譜和盛波光電兩家偏光片生產企業外,國產玻璃基板龍頭東旭光電公司也跨界和住友化學合資(東旭光電占股51%),在江蘇無錫投資了2000萬平米的偏光片產線,預計2019年投產,將成為我國第三家TFT偏光片生產企業。

  到2020年,我國偏光片產能會比2015年擴大七到八倍,將會在很大程度上實現國產化,擺脫依賴進口局面。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即便偏光片國產化的比例大幅提升,但是偏光片的兩大核心原材料PAC膜和TAC膜(占偏光片物料成本75%左右)仍將還是依賴日本進口。當然,國內的東氟塑料、新綸科技也有開始生產PAC膜,皖維高新有生產TAC膜,但是產能也比較有限,即便是產能規劃較高的新綸科技,其PAC膜關鍵技術還是由日本東山所提供。

  可以看到,在中國偏光片廠商迅速崛起的趨勢之下,日本廠商開始紛紛收縮產能,轉向通過關鍵材料和技術輸出與中國偏光片廠商合作的方式來獲取市場份額的策略。除了上面提到的住友化學、日本東山之外,日東電工也是如此。

  據了解,目前包括日東電工在內偏光片生產企業在中國的生產基地多為簡單切割和組裝工作,核心研發和製造(前半段工藝)都是放在本國生產。而隨著產業的進一步成熟,以及中國本土廠商在偏光片生產領域的崛起,日東電工似乎也正在退出偏光片的末端生產環節,重心轉向技術輸出和材料供應。

  2017年11月02日,奇美材(4960)宣布崑山奇美材料與日東電工株式會社簽訂偏光板技術授權合作,未來將投入全球第一條2500mm幅寬的偏光板生產線,預計2019年第1季試產,希望第2季產能順利開出。

  隨後在2017年11月6日晚間,深紡織A(000045,SZ)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市盛波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波光電)與杭州錦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江集團)、崑山之奇美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崑山奇美)就引進日本日東電工株式會社的2500mm偏光片生產線技術的相關事項與日東電工簽署了《技術合作合同書》。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2年,日東電工就與江蘇常州半導體照明應用技術研究院合作,共同研究CSP製成技術並取得成功,隨後協助三安光電、鴻利智匯、立體光電等企業建立覆膜式CSP生產線,並為後者提供生產CSP所需的重要原材料熒光膜。

  2017年5月, 國內的德高化成宣布與日東電工達成合作協議,協議涉及39項專利使用權、收購日東LED事業部部分研發與生產設備、50um 超薄熒光膠膜加工技術等內容,包括採用道康寧特殊有機矽料製作熒光薄型膠膜。

  同時,日東電工集團下屬LED事業部宣布2017年10月徹底退出日本國內及海外市場,而日東電工集團市場策略重心開始向醫藥、健康領域傾斜。

  台灣及大陸廠商快速崛起,FPC已成日東電工的“雞肋”?

  而在FPC市場,近兩年國產FPC廠商發展也是相當迅速。

  2016年2月,國內的東山精密宣布以6.11億美元收購了美國最大的FPC生產商MFLX,一下子躋身全球FPC大廠行列。此外,國內的景旺電子、弘信電子、立訊精密在FPC領域也是增長迅速。 此外,台灣的臻鼎一直都是僅次於日本旗勝的全球第二大FPC廠商,台灣的台郡和嘉聯益也處於全球前十。而相比之下,近兩年日東電工的FPC業務似乎正處於下滑之中。

  (圖表三,全球主要FPC供應商營收情況。註:有一些國外大廠未列入其中)

  雖然FPC整體規模遠小於硬板,並且毛利率也相對偏低。但全球前兩大PCB廠商日本旗勝(NipponMektron)、台灣臻鼎卻都是FPC大廠。 從上面的數據可以看出,全球前兩大FPC廠商日本旗勝、台灣臻鼎的體量是越來越大,後面的廠商與其的差距也是非常之大,這也反映出FPC行業集中度之高。

  隨著FPC技術的成熟,幾年之前FPC行業就出現了老牌廠商的利潤率的下滑和新進入者的利潤飆升的情況。在熬過了高起點和早期的困難之後,新進入者利潤率顯著增加。此外,老牌廠商的生產基地大多位於 中國內地,人民幣升值和勞動力成本上升導致利潤大幅下降。不過,日本旗勝是諾基亞、蘋果和索愛的主要供應商,也是全球硬碟大廠西部數據、東芝的主要供應商,所以市場地位一直很穩固。而M-FLEX則是RIM和蘋果的主要供應商,這兩家為M-FLEX貢獻了85%的收入,市場地位也相對穩固。

  而以光通信和連接器為核心業務的日本 FUJIKURA (藤倉)則陷入了價格苦戰,住友電工和住友電木(2012年9月住友電木退出了FPC業務)此前都是FPC大廠,不過FPC業務對他們來說都是非核心業務,客戶都是硬碟、光碟機、數位相機、DV廠家。日東電工也同樣是如此,FPC並不是其核心業務,而且在2013年之後,一方面FPC市場增長並不大,另一方面在面臨台灣廠商以及大陸廠商的價格戰之下,業績出現了下滑。是否應該逐步退出FPC市場或許也正是日東電工當下所考慮的。

  小結:

  從前面的分析來看,綜合來看,日東電工此次關閉蘇州工廠,主要是由於市場形式變化而導致的公司戰略調整。一方面日東電工集團市場策略重心開始向醫藥、健康領域傾斜;另一方面,在自身比較強勢的偏光片業務上,日東電工也開始逐步縮減末端產能,轉向前端的關鍵材料和技術輸出;而FPC市場,對於日東電工來說已成雞肋。當然,中國的土地成本和用工成本的不斷提升、人民幣的升值、以及當地政府政策的變化,也是導致日東電工關閉蘇州工廠的誘因。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去年1月,同樣是在西曆新年後的第二周,希捷蘇州工廠也正式宣布解散,裁員規模也涉及上千人。

  而兩個多月前,毗鄰蘇州的尼康無錫廠也宣布關閉,裁員兩千餘人。

  此次日東電工也宣布關閉蘇州廠,也引發了業內及網路上的熱議。

  有網友就在貼吧“反諷”稱:“蘇州不需要低端產業!這種低附加值的製造業被淘汰了活該!租不起工廠的滾出蘇州!蘇州是曆史古城,發展旅遊業,再賣賣房子,完全可以做金融中心!房地產和金融業才是未來!低端產業快點滾!”

  也有網友稱,這種現象也說明了中國的產業升級大勢,低端產能被淘汰也是必然。

  確實,“供給側改革”、“產業轉型升級”、“工業4.0”、“智能製造”已經成為了近兩年來非常熱的話題,國家以及地方政府的政策也隨之進行了相應的調整。而在這些“口號”的背後,與之相伴的則是中國人口紅利的消退,企業用工成本、土地成本的不斷提升以及綜合稅率居高不下。這也正是促使不少企業被淘汰、或者撤離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當然,這些可能只是引誘,更為深層次的原因還是在於企業自身,或是經營不善,又或者是策略調整等等。而不管是由於企業的倒閉或撤離時自身原因,還是外部原因,對於那些被裁員的一線員工來說,一切的理由都是那麼的蒼白,他們需要生存,他們需要工作。

  作者:芯智訊-浪客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多乾貨、爆料、獨家觀點,歡迎訂閱芯智訊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