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媽媽:劉鑫,我女兒是因為你而死的。

  當我們每一個人都沉浸在雙11的喜慶當中時,江秋蓮,這個“江歌案”中主人公的母親,已經度過了沒有女兒的第373天。

  一年之前,住在東京都中野區的中國女留學生青島女孩江歌,在公寓被人用刀捅傷10處,多處刺傷脖子和胸部,刀刀斃命,殘忍至極,最終因失血過多喪生。

  兇手最後被證實是江歌的老鄉兼閨蜜——劉鑫的前男友。

  不是什麼狗血的三角戀情和私人恩怨,但事情的起因和結果卻讓人氣憤。

  劉鑫與殺人犯陳世峰原本是一對同居戀人,因為感情不和,分手後無處落腳,請求江歌收留。

  江歌收留了她,卻是噩夢的開始。

  陳世峰在分手後曾數次找劉鑫,要求複合,並去住處進行騷擾與威脅。

  2016年11月3日,陳世峰再次騷擾劉鑫,劉鑫打電話向江歌求助,讓江歌去車站接她。

  江歌在車站等了兩個小時接上劉鑫,還為她買了餛飩,一起回到住所,卻遇到陳世峰找上門來。

  出於對朋友的保護,江歌讓劉鑫先進房間,並阻擋陳尾隨進房間。

  最後,江歌在門外活活被捅死,劉鑫在門內安然無恙。

  關於日本留學生江歌被殺害的事件,知乎網友提了個問題:

  如果你的好朋友,因為救你被捅了十幾刀,不幸身亡。

  她的媽媽悲痛欲絕,你會怎麼做?

  1.迅速安慰她媽媽,表示自己就是她媽媽的第二個孩子,同時嚴懲兇手,報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媽媽拉黑,歡天喜地地燙頭髮,買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飯,自拍發朋友圈。如果她媽媽找上門來,就罵她女兒短命,撇清所有關係。

  你可能會覺得第二個答案是什麼鬼?太扯了。

  怎麼會有這種人?

  只能說,善良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新聞事件中,劉鑫就是這麼做的。

  女兒遇害後,江歌的母親,江秋蓮,開始了長達一年時間的漫漫取證之路。

  然而,她更多的是遭到了來自江歌的這位好閨蜜:劉鑫的拒絕。

  最後被劉鑫以及她全家所拉黑。

  江歌的葬禮,她沒有出現。

  江歌的骨灰,也是由江歌媽媽一個人抱著回國的。

  江歌是單親家庭出身。

  江歌一歲半的時候,她媽媽就和她爸爸離婚了。

  此前,江歌和媽媽 、姥姥相依為命。

  以前每年春節,是她們三個人一起過的。

  

  然而今年春節,媽媽和外婆只能抱著她的遺照過了。

  此時,劉鑫在幹什麼呢?

  她在歡天喜地過大年……

  她做了新頭髮,換了新頭像,比著剪刀手……

  

  她和朋友去聚會吃飯……

  

  這時離江歌去世才2個月,屍骨未寒。

  在這期間,江歌媽媽一直想聯繫劉鑫,她想知道,女兒死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然而劉鑫完全不回複,劉鑫爸媽還拉黑了江歌媽媽。

  

  2017年5月21日,江歌遇害200天,一直找不到劉鑫的江秋蓮在網上發布文章《泣血的呐喊:劉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來作證!》,曝光了劉鑫全家的姓名、照片、身份證號、電話等個人資訊,公開喊話劉鑫。網路上再一次掀起對劉鑫的譴責和謾罵。

  發布當天,江秋蓮收到了劉鑫發來的資訊:給你一天時間撤回資訊,你不撤回,我死了也不會去作證。

  劉鑫對自己沒有及時出現,說法不一。

  一會兒說門鎖了,她想出來,但打不開門;

  一會兒又說她推開門了,但是門又彈回來了……

  她完全忘了,好朋友是因為她而死的。

  江歌的大聲呼救,連隔壁日本鄰居都聽到了……

  而在門內的劉鑫,卻一直沒有出來。

  劉鑫接受採訪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兇手的資訊,否則案子也不至於破不了。

  但根據日本鄰居的反映,當時可是看到一個男性和兩個女性在門口爭吵。

  劉鑫媽媽還在電話裡吼:“你閨女叫人家殺了,你去找殺人犯,別找著俺!是她命短!”

  甚至,劉鑫媽媽還在電話裡飆髒話,罵江歌媽媽。

  

  “是你閨女命短”,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這就是劉鑫全家的邏輯。

  最後,迫於輿論,劉鑫接受了來自“局面”節目的採訪,下面是兩人面對面的過程。(整個過程很長,而且是被截成片段,大家想看的話可以自行去騰訊視頻搜索“局面”,最新一期就是)

  江歌遇害快一年了,劉鑫才第一次出現,跟江歌媽媽見面。

  這時候,劉鑫把江歌媽媽往自己身上攬,想強行製造一個和解的畫面,

  但一周之後,她畫風一轉,在微博上直接開撕,罵網友、罵社會……

  

  認為他們全家都很無辜。

  被人肉之後,他們生活都受了影響,一直“忍氣吞聲”,都不能隨便出門了……

  到這裡,大家明白了,在劉鑫的價值觀裡,整個事情是這樣的:

  江歌是為我而死的,但是我的生活也受影響了呀,我之前的工作都沒了!

  江歌失去的,只是區區一條生命;

  而我失去的,是一份工作啊!!!

  是不是很耳熟?就像我們小時候看《一簾幽夢》,楚濂對綠萍怒吼:

  你失去的只是一條腿,紫菱失去的是愛情啊!

  
江歌媽媽說,這已經不是一個殺人案件了,而是善良之爭。如果江歌的善良被辜負,會顛覆大家對人性的認識。

  如果說,當初江歌被殺害的時候,事發突然,劉鑫因為極度害怕,選擇了自保,我們還可以勉強理解為是人性的弱點。

  但是,江歌被害之後,劉鑫和她全家內心沒有一絲愧疚,沒有一次反思,而是覺得全社會在加害他們。

  這就是真正的混蛋邏輯。

  混蛋永遠不會考慮自己給別人的巨大傷害,而是執著於自己的一丁點細微感受。

  在他們的價值觀裡,只有自己的利益和感知。

  對別人的生命,毫無敬畏。

  哪怕別人的生命,是因他們而失去的。

  你說劉鑫這個人有多壞?她又並沒有像她的男友陳世峰那樣殘忍,為了一件小事,能往一個陌生人身上砍十刀。誠然,劉鑫就像她自己對江秋蓮說的那樣:我沒有敵意,也沒有惡意。但是,這種人,她為了保全自己,能使用一切手段,撒再多的謊、流再多的淚也不足惜。

  劉鑫的回答永遠是在兜圈子,永遠在強調她自己受的罪:“你看,我有多苦逼啊,我一點都不比江歌受的苦少”。最後把自己都說感動了,掉下了淚,這是一種病。一種太過憐愛自己,為了保護自己,不惜丟棄他人的病。

  

  劉鑫這種人是不能做朋友的,江歌可能至死也沒明白。

  

  每多想一步,就為人性的卑劣苟且感到寒心。

  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首先,江歌遇害294天之後,劉鑫竟然才出來面對江歌媽媽。

  之前的200多天她都幹了什麼呢?

  簡直令人髮指。

  其次,劉鑫294天之後站出來的哭訴道歉,感覺不出真心,還讓人覺得虛偽。

  正如江歌媽媽在視頻中對劉鑫說的那樣:劉鑫的面對,不是因為真的知道錯了,只是迫於輿論的壓力。

  江歌為劉鑫失去了生命,可在劉鑫眼裡,江歌的一條命抵不過自己的名聲。

  否則的話,她怎麼能見死者母親,還身穿豔色褲子,不摘帽子表示歉意?

  她怎麼能哭幾句,說幾句,眼淚都好像是硬擠的?

  她怎麼能在逝者至親面前一口一個逝者外號“三叔”地叫著?

  她又怎麼能面對江歌媽媽的質問,仍然狡辯說自己“開不開門”、“聽不見呼救”?

  江歌媽媽從頭至尾都沒有想怨想賴劉鑫的意思,她只想知道女兒怎麼死的,只想“知道女兒生命最後的一刻是什麼樣子”啊。

  江歌媽媽絕望的哭訴和質問,劉鑫的沉默和狡辯,讓人痛心和反思。

  捫心自問,如果是我有這樣的前男友,我不會攔著好友不去報警;

  不會棄為了保護自己的好友性命於不顧;

  不會好友死去後,還讓好友的家人受輿論煩擾,讓死者無法安寧;

  更不會沉默,不會為了維護自己聲譽,選擇逃避甚至污衊。

  可冷靜下來一想,人都有軟弱自私的一面。

  劉鑫案發當時害怕驚恐,不去救江歌,雖然有錯但不至於十惡不赦。

  可是她後來的所作所為,無法讓人有任何借口替她說話。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有良知,懂感恩,能擔當。劉鑫沒有。

  犯法的人還可以有法律去制裁,但沒有道德的人只能靠輿論去譴責。

  世人冰冷的目光、唾棄的話語就是制裁。

  更何況殺人兇手還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12月11日江歌慘案開庭,江媽媽會再次赴日,為兇手判死刑做抗爭。

  這次,希望劉鑫可以出庭,不再消失不見。

  因為你苟且一時,就得偷生一世。

  人生如何不易,也請你別放棄善良。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