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寺考古初顯堯舜時代的“天下觀”

  筆者曾在《“中”與“中國”由來》(《中國社會科學報》2010年5月18日)和《陶寺文化:中華文明之“中正”觀緣起》(《中國社會科學報》2014年11月5日),對陶寺遺址與最初“中國”概念的關係進行了初步分析。隨著陶寺考古發掘的新進展,筆者對相關問題有了進一步認識。

  已存在“地中”概念

  所謂中國,最初概念的緣起從字面上解讀,應當是最初始的本義。“中國”本初概念顯然由“中”與“國”兩個子概念組成。“中”是“地中”或“中土”,“國”則是國家。只有當地中概念與國家政體合為一體時,才能形成“中國”本初概念。《周禮》記載,建王都必在地中。而地中的標準由某些曆史上政治霸權中心所確定的當地圭表測量夏至影長來標定。《周禮·地官司徒》明確指出,地中標準為夏至影長1.5尺。同理,《周髀算經》所記載的1.6尺夏至影長數據,則是另一個地中標準。

  2002年,陶寺遺址中期王族墓地大型元首墓ⅡM22出土一根木胎漆繪圭尺,殘長171.8厘米,複原長度187.5厘米,圭尺上由間隔黑色和綠色格間以紅色道標出刻度,其中包括陶寺本地二分二至,以及可與陶寺觀象台20節令曆法對應的其他16個節令。而陶寺圭尺刻度中有一個非常突兀的第11格刻度,從頭端到此刻度39.9厘米。按照筆者研究25厘米為陶寺1尺的結果折算近乎1.6尺。這明白無誤地表明,陶寺已經存在“地中”概念。

  構成完備的都城功能區劃

  陶寺遺址的考古發掘與研究,揭示出陶寺城址的都城性質,中期外郭城面積280萬平方米。宮殿區(或宮城)、王陵區、觀象祭祀台、地壇、工官管理手工業作坊區、大型倉儲區、下層貴族居住區、普通居民區,不僅構成宮城與郭城雙城制,而且構成了完備的都城功能區劃。陶寺晚期的政治報複行為、獨立倉儲區的國庫性質、元首墓葬諸多的王權標誌物、陶寺文化遺址群向心型的中心與區域的關係等,都充分說明陶寺都城遺址所代表的社會已經進入國家社會。因此,迄今為止,陶寺是最符合“中國”本初概念的政體——地中之都,中土之國。

  多種證據顯示陶寺都城遺址就是堯都

  陶寺遺址今屬臨汾市,在文獻中稱為“堯都平陽”。所以,判斷陶寺城址的主人首先應考慮“帝堯”。然而要證實這一點,則需將陶寺遺址考古資料與文獻關於堯舜的記載進行系統對應,得到比較完整的證據鏈。

  首先,陶寺曾經出土過兩個最早漢字系統的朱書陶文,其中“文”字分歧不大,而另一個字元爭訟紛紜。筆者根據陶寺城址夯土板塊技術、城址形狀、黃土原地貌等,解釋為“堯”字,本意為“在黃土原上用夯土板塊建造的大城”,特指陶寺城址。因而,陶寺遺址出土朱書扁壺“文堯”二字自證陶寺遺址為堯都。此乃陶寺為堯都最直接的文字證據。

  再者,陶寺城址考古資料可與文獻中關於堯都和帝堯史跡系統對應。

  《尚書·堯典》說“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根據陶寺觀象台考古發掘和天文學研究,初步判定陶寺觀象台與圭表,可以得到一個20個節令的太陽曆,其中包括二分二至、氣候變化的節點、祭祀節日、粟黍稻豆農時。而農時是“敬授民時”最實用的核心,也是文德的實質精髓。

  《堯典》說“寅賓出日”。陶寺觀象台東11號縫從夯土台基芯看,就成了一個門。從這個“門”可以看到冬至至4月26日、8月14日至冬至日日出,站在夯土台基芯上可以舉行迎日儀式,這正是所謂“寅賓出日”。

  《堯典》說堯的文德光輝“光被四表”。根據漢儒的解釋,四表是以地中中表為基點,對於大陸四至與大海之間畔上(今稱海岸線)的標誌點的指稱,用圭表測影的數據來標定。由此推測,陶寺文化以陶寺城址的緯線約N35°53′,尋找歐亞大陸的東表點,今膠南市朝陽山嘴磯頭,瀕臨黃海靈山灣,屬古嵎夷;西表點位於今敘利亞拉塔基亞省,瀕地中海,有可能古屬流沙;按照陶寺經度線約E111°30′尋找南表點,位於今廣東陽西沙扒月亮灣,瀕南海,古屬南交;北表點位於俄羅斯拉普捷夫海南岸上,瀕北冰洋,古屬狹義的幽州。先秦文獻記載四海之內東西28000裡即7000公裡、南北26000裡即6500公裡。陶寺文化東西兩表間距7563公裡,誤差率7.4%;南北兩表間距為6113公裡,誤差率6%。由此表明陶寺四表的真實存在被隱藏在《堯典》“光被四表”四字之中。

  《堯典》稱分別派遣羲仲、和仲、羲叔、和叔宅東、西、南、北進行測量。前文所論陶寺四表測量,跨地數千公裡,不可能在短期內完成,只能是長年持續逐步推進的,很可能在每一個作業區暫住一段時間,完成本作業單元測量之後,再向前推進。這才是當時可行的技術路線。

  《堯典》稱“朞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顯然是一個“陰陽合曆”。陶寺觀象台東1號縫不可能用於太陽日出觀測。據天文學家計算初步判斷,該道縫很可能用於18.6年一個周期的“月南至”觀測縫。毋庸置疑,陶寺文化除了觀象台和圭尺所得到的太陽曆外,還有觀測月亮的天文觀測。而陶寺晚期小墓出土的砷銅朔望月小輪,更可能用於陰陽合曆的配置操作。

  《堯典》與《虞書》所提到的四嶽官僚。陶寺早期和中期的中型貴族墓葬,很有可能是官僚墓葬,其中隨葬木表或玉璿璣的中型貴族墓職官很可能是天文官;隨葬骨耜的貴族墓很可能是農官。而陶寺早期貴族墓隨葬的玉石圭,我以為是官僚委任的憑信。《尚書·虞書》提到考核官員有收頒瑞信行政制度,漢儒認為是圭璧。陶寺中型墓隨葬玉石圭皆為鈍尖鋒,像春苗拱出地面而有信;圭的長度則是以所委任轄區夏至影長來象徵地理區位和地廣。

  《論語》說,帝堯禪位給舜的時候叮囑:“天之曆數在爾躬,允執其中”。陶寺圭尺、玉琮遊標構成完整的“中”。“中”是西周之前乃至史前時期對圭尺的稱謂。圭尺以其測晷影制定曆法以及天文大地測量功能,被作為象徵王權的權杖,故而掌握權柄稱為“允執其中”。

  《周易》豶豕之牙與堯舜之上政。馬王堆出土的《帛書·周易·昭力》解釋《周易》“豶豕之牙,吉”的含義就是修兵不戰而屈人之兵,此乃《周易·繫辭下》“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之謂也。陶寺中期元首墓ⅡM22頭端墓壁上,以公豬下頜骨(豶豕之牙)為對稱軸,左右各擺3柄帶彩漆木把的玉石鉞(玉兵),正是豶豕之牙的圖示,象徵修兵不戰的文德治國理念。

  龍崇拜。《竹書紀年》傳說堯母慶都感於赤龍而生堯,堯曾夢攀天而上。陶寺早期元首墓中出土龍盤,畫面中赤龍攀天而上,恰似《竹書紀年》相關傳說的生動寫照。

  綜上所述,陶寺遺址考古資料很明顯能夠同傳統文獻關於堯都和堯舜史跡比較體統地對應,初步形成了相對完整的考古與曆史文獻對應的證據鏈,這不由得使我們相信,陶寺都城遺址就是堯都。

  圭尺所反映出的陶寺文化四表天文大地測量行為,不僅僅是一個地理科學考察工程,更多的是對於陶寺本初“中國”所在東亞大陸政治地理的探索。這是因為國家地緣政治新體制,催生了陶寺本初“中國”元首堯舜們胸懷天下的政治抱負,才會在頭腦中產生出表裡山河的“天下觀”——陶寺本初“中國”所在東亞大陸四海之內烏托邦度。相對於陶寺文化實際“政不出晉南”來說,陶寺四表所表現和宣示的理想天下觀,可被視為4000多年前本初“中國”元首堯舜們的“中國夢”。這個“中國夢”延續到西周時期,被通俗地解讀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連結

  黃河流域史前第二大城址

  陶寺城址是目前發現的黃河流域史前第二大城址。遺址東西寬約2000米,南北長約1500米,總面積約300萬平方米。中期城址面積約280萬平方米。它結構布局較為複雜,夾板石砸夯土小板塊的主要建築方法比長江中遊屈家嶺文化古城的堆築法前進了一大步,但是落後於夏商時期城垣和夯土台基集束棍夯法,這些都說明陶寺城址正向城址發展的高級階段邁進。

  世界上最古老的觀象台

  陶寺古觀象台出現時間可追溯到公元前2100年前後的新石器時代末期,比目前英國巨石陣建成年代還要早。

  最早的測日影天文觀測系統

  陶寺古觀象台與圭表共同組成了當時世界上最早、最先進的“測日出方位”、“觀正午日影”的天文觀測系統。2009年6月21日(夏至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隊與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和中國國家天文台的專家用陶寺圭表在該遺址測定夏至日日影長度,證明陶寺圭尺第12刻度42.25厘米摺合陶寺1.69尺為陶寺當地夏至影長。陶寺圭尺功能推測成立。陶寺圭尺也是迄今國內考古發現最早的圭尺實物。

  發現了迄今為止最早的漢字

  陶寺遺址曾發現一隻殘破的灰陶扁壺,在壺的鼓腹部上發現了兩個用毛筆朱書的字元,形似甲骨文“文”字,與其對應的一端也有一個字,為上下結構,上為菱形的“◇”,下部好似“卩”字的篆體,中間有個“一”。對於前者形似“文”字的字元,專家們沒有爭議,對後者有人認為是“昜”字,也有人認為是“命”或“邑”。何駑和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葛英會則認為是“堯”字。這兩個朱書文字的存在和發現,將漢字的成熟期至少推進到4000年前,比甲骨文早1000年,這是探索漢字起源以及中國古代文明起源的重大突破。

  發現了中國最古老的禮樂樂器組合、金屬樂器

  鼉鼓和特磬都是迄今所知同類樂器中最早的,這也使鼉鼓與特磬以及陶鼓配組的曆史從殷商上溯1000多年。陶寺出土的銅鈴,是我國目前發現最早的金屬樂器。

  發現了中原地區的龍崇拜主脈

  已發掘的彩繪龍盤中,最大的一件高8.8厘米,口徑37厘米,底徑15厘米。其盤口向外敞開,口沿斜折,盤中的龍用紅白黑彩色繪製,身子捲曲,如C型,有雙排鱗甲,口內銜著一羽毛狀物,何駑說是麻黃草。有專家認為龍盤應屬部落聯盟的盟徽即龍族族徽。多數學者認為陶寺文化中的彩繪龍盤,應是中原龍文化的先河。雖然早在6000年前,紅山文化、大汶口文化等地就出現了龍,但那時的龍只是“吉祥物”,只有到了帝堯時即陶寺文化時期,龍才被作為集團君權與神權結合的象徵的圖示提上了“政治舞台”,成為代表“國家”意志的“國徽”,從而使之成為民族精神凝聚的象徵。

  發現了目前為止世界上最早的屋頂裝飾材料——板瓦

  在陶寺晚期宮殿區廢棄後的大量建築垃圾中,出土了大塊裝飾戳印紋白灰牆皮和一大塊帶藍彩的白灰牆皮、紅硬似磚的夯土台基表面殘塊、建築材料陶板殘片。其中陶板瓦100餘片,也是世界上目前發現最早的板瓦。

  發現了黃河中遊史前最大的墓葬之一

  陶寺已發掘的早期王族墓地面積約4萬平方米,發掘並清理了1300餘座。中期王族墓地約1萬平方米,其中最大的元首墓ⅡM22長5米、寬3.75米、自深7米。

  考古發現都城要素最齊備的都城遺址

  陶寺遺址除城牆之外,具備了功能區劃十分明確的宮城(宮殿區)、王族墓地(王陵區)、祭天(觀象台)和祭地禮制建築區、君權控制的倉儲區(國庫)、工官管理手工業作坊區、普通居民區,甚至早期還有下層貴族居住區等,是中國史前考古發現的功能區劃最為齊備的都城遺址,成為判斷史前都城遺址的考古要素典範。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

  • 觀察家|重啟中國天下觀

    華夷之變:從夷夏到華夏的變遷所謂“文化融合”,好似合股經營,由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文化共同經營天下。這樣形成的天下,當然也就是文化的江山了。在齊家文化裡,我們看到了…

  • 好事不斷!山西陶寺獲 “世界考古論壇”大獎

    12月8日,第三屆“世界考古論壇·上海”十項重大田野考古發現獎的頒獎現場。近期,關于山西陶寺“好消息”接連不斷,刷爆了網友的朋友圈。繼12月初山西陶寺考古遺址公…

  • 山西省陶寺獲“世界考古論壇”大獎

    近期,關于山西陶寺“好消息”接連不斷,刷爆了網友的朋友圈。繼12月初山西陶寺考古遺址公園被正式列入第三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後,在近日舉行的第三屆“世界考古…

  • 最具顛覆性的考古發現“石峁古城”,或為4300年前黃帝系大城

    華夏文明在文獻記載上堪稱世界第一,但除了殷墟之外,鮮有能夠媲美兩河流域、古印度、愛琴海文明的大型遺迹。2012年,考古學家在陝西榆林神木縣石峁挖掘出了一個超級古…

  • 真的有夏朝嗎?夏之前又是什麼朝代呢?

    夏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朝代,但是夏朝之前的曆史卻翻遍史書也找不到。《史記》也是從夏朝開始記載的,人們稱夏朝之前為遠古時期,有過三皇五帝,三皇五帝想必大家都耳熟能…

  • 隱士文化

    隱士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獨特而又重要的一部分,其文化主體是隱士。自古以來,不僅隱士人員眾多,而且對於隱士的稱謂也紛紜複雜。按照蔣星煜在《中國隱士與中國文化》一書中…

  • 王陽明:聖人之心如明鏡,只怕鏡不明,不怕物來不能照

    一天,學生陸澄問心學大師王陽明:“聖人能應變無窮,莫非事先研究謀划過。”王陽明先生說:“聖人哪有精力顧及許多?聖人的心猶如明鏡,正是由於這個明,使它感而必應,無…

  • 2017年襄汾陶寺北考古發掘取得重大成果 陶寺北墓地為晉國"邦墓"

    本報訊(記者孟苗)1月6日,省考古研究所在臨汾舉辦的“兩周封國暨晉文化考古學術研討會”上,公布了2017年陶寺北墓地考古發掘取得的重大成果,確認陶寺北墓地的國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