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崛起,多虧中國和俄羅斯給機會!

  點擊上面藍色字關注,即可免費收閱對話老闆,和大成者對話!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日本,中國的千年夙敵。從它的國家發展來看,就像是“起高樓—宴賓客—樓塌了”的過程。

  曆史與地緣環境,決定了它只能是東方文明的跟隨者,而不是領導者,更不是曾經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的締造者。

  在過去的一百多年裡,不論日本有多麼強大,終究是曇花一現。當曆史的巨輪迴到軌道上,日本也該回歸自己本身的位置。但是,直到今天,國內依舊有很多人盲目的推崇“日本強大論”、“中不如日論”、“日本是亞洲的領頭羊”。

  這些“日吹”吼著“已發生的事證明一切”的原則,卻不敢正視當下正發生的改變。就好像曾經中日小學生同在機場看書,他們吹捧日本人是素質的表現,卻貶低中國人大有作秀的嫌疑。

  對於國內這些橫行的“日雜”“精英”,小飄飄並不想做批判。今天,小飄飄要撕下日本最後的一塊“遮羞布”,全方位闡述一個事實:“現在的中國,已經完爆日本”!

  一.千年夙敵的恩怨對決

  

  對於中國人來說,日本這個國家是我們欲除之而後快的。

  自19世紀末那場世紀海戰以來,一直到1945年密蘇里號主力艦上那份無條件終戰投降書生效的那一刻。半個世紀以來日本鬼畜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沉的災難。除了日本,從來沒有那個國家,能夠讓中華民族恨得如此咬牙切齒。

  說來也如此搞笑。中日間紛紛擾擾糾纏跨越千年的對決竟然多次是圍繞著朝鮮半島召開的。或許從唐朝中日第一次對決開始,半島作為中日之間的路上緩衝區,它的命運,悲哀由此開始了。

  高句麗,百濟,新羅在三千裡錦繡山河的亂戰最終導致了由大唐和倭國介入的一場東北亞的國際戰爭,這次戰爭影響深遠。強大的唐朝軍隊終究粉碎了日本西進大陸的狂想曲,日本人選擇了隱忍,而這一忍就是八百年。

  明朝萬曆年間,剛剛結束戰國時代的日本把目光投向了八百年前那塊遺恨的錦繡河山。只要拿下朝鮮,跨過鴨綠江就是魂牽夢縈的東方大陸。然而,曆史卻跟日本人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滿懷壯志的豐臣秀吉率領的日本遠征軍團最終還是失敗在腐敗的明朝軍隊手上。日本人不得不繼續忍下去。

  時間到19世紀末。明治維新後的日本達到了空間強大的地步。而此時的中國正處於清政府腐朽無能的統治中,經曆中英戰爭後的中國幾乎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經過精心策劃,日本仍然是利用朝鮮問題向中國宣戰。當硝煙散盡,北洋水師的鐵甲戰艦最終沉沒在黃海幽深的海溝中。帶來的是,日本人終於戰勝了老對手。從那時候開始日本開始了入侵中國的世紀計劃。然而,1945年,日本人還是再一次失敗了。

  回到21世紀,強大的經濟令日本人狂亂。狂熱的軍國主義再一次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發芽。但是,日本人並沒有意識到,它們是棋子。對,只是棋子而已。棋子想要跳出棋局參與博弈是大國們絕不允許的。

  

  二.送上門的大國禮包

  回望曆史,至今還有很多人對日本非常懵逼:

  一百多年前,那條龜縮在亞洲大陸東北端的“小蟲”,彷佛一夜之間化身為蛟,成長為世界第九大帝國、亞洲第一強國。

  1945年,當兩顆原子在廣島和長崎先後爆炸,隨著而來的是日本戰敗投降。那時的日本,餓殍遍野、一片廢墟。就在大家都以為日本或將一蹶不振之時,曆史,又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戰後日本強勢崛起,經濟、工業、國力都問鼎世界前列,亮瞎了吃瓜群眾的24K鈦合金狗眼!

  有些東西出現一次兩次,我們或許可以用巧合來解釋。但一個國家的崛起,絕不是巧合與運氣所能解釋的,而是有必然的內在因素。

  其實,這一切都是曆史的選擇。或者說:日本能崛起,是大國博弈下的產物

  讓我們先把視線轉向近代的歐洲。19世紀初,大英帝國約翰牛終於搞定了自己的百年宿敵——法蘭西帝國高盧雞,並成功把那個曾經席捲半個非洲和整個西歐大陸的王者拿破崙,送到了遠離世界中心的南大西洋達聖赫勒拿島上。收拾完法蘭西的英吉利猛然發現:臥槽,這是闖關打BOSS嗎?幹完一個還有一個,這一個BOSS還TM比高盧雞還難搞!

  這個比法國佬還難搞的BOSS就是沙俄。經過農奴制改革方沙俄迅速崛起,成為了東方世界最為強大的存在。就如同所有崛起的大國都充滿爭霸的野心一樣,沙俄並不滿足於現狀,頻繁在亞歐大陸上挑釁英國。

  在整個19世紀,沙俄與英國的矛盾,是世界大國的主要矛盾。圍繞著這場矛盾,沙俄與英國等國爆發了克裡米亞戰爭。在瓜分中國的問題上,兩者也存在不可調和的衝突。

  斯拉夫人脾氣火爆,關你TM什麼遊戲規則,二話不說就看誰的拳頭硬,國際博弈完全不按套路來,搞得英國人很是頭大。幾番折騰下來,英國人決定故技重施,在亞洲扶持一個代理人從東面牽制沙俄,就如同當年扶持普魯士德國對抗法蘭西一樣。

  19世紀的亞洲國家混得普遍很慘,到處都是西方國家的殖民地。英吉利分的地盤最大,然後沙俄、德意志、法蘭西、美利堅只有揀老大剩下的。而當時勉強保持獨立的國家就三個,清朝中國、明治日本、暹羅泰國

  在英國的候選名單中,中國首先就被ban掉了。首先,當時的中國涉及到全球所有列強的利益,若中國成功崛起,他們的利益都將受損,英國人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去扶持中國。其次,中國體量很大,就算是淪為半封建半殖民社會,但GDP依舊處於世界前列。要想讓中國有資本對抗沙俄,英國就必須幫助中國進行工業革命。大家想想,若中國完成工業革命,成功將大量的農業GDP轉變為工業GDP,那將是比沙俄還恐怖的存在。而暹羅在東南亞,遠離抗俄前線,所以,英吉利選擇了日本。

  如果說“黑船事件”砸開了日本國門,讓日本認識到西方制度與工業體系的超前先進性;那麼,與英國的同盟,才是日本迎來國運的真正起點。

  19世紀下半葉,英國資本大量湧入日本市場,為日本的經濟發展打下了基礎。在1895年的中日甲午海戰和1904年的日俄戰爭期間,英國大量購進日本發行的戰爭債券。日本正是靠著這筆錢,從英國購進大批先進戰艦,成功打贏了這兩場日本賭上“國運”的戰爭。1902年,《英日同盟條約》簽訂,英日雙方將“共同遏制沙俄在亞洲的擴張”寫入綱領,英國將對日本進行軍事援助和工業化建設。

  甲午海戰與日俄戰爭帶來的紅利大家都知道,日本一躍成為當時最耀眼的世界大國。可以這麼說,如果英國當年沒有找到日本做代理人,日本也許到今天都一文不值。至少日本沒有機會打贏甲午海戰和日俄戰爭,而沒有這兩場戰爭的紅利,日本是不可能在短短數十年之間完成從一個農業國家向工業國家的轉變。

  三.看門狗的妖孽狗生

  二戰結束後,就在日本準備對大國俱樂部說GG之際,兩大變數拯救了日本。或者說,中國和蘇聯給日本帶來了二次國運

  第一個變數,是中國。當初幹完世界級群架之後,藍星上就剩下蘇聯和美國兩大戰獸。按照美國的設想,是準備全力扶持中國作為“亞洲抗蘇橋頭堡”。可誰曾想到,拿著一手好牌的老蔣太TM丟臉了,三年時間直接丟了整個中國大陸。中國這個抗蘇橋頭堡搖身一變,直接成為了蘇聯最強大的盟友。所以,牽制蘇聯的重任,只有交給日本了。

  第二個變數,朝鮮戰爭。一場朝鮮戰爭打下來,讓中國打出了一個世界大國地位。華盛頓猛然意識到,需要遏制的不止是莫斯科,還有北京。

  在美國的運作下,首爾成了在亞洲對抗東方陣營的最前線,東京則是總基地。為此,華盛頓調整亞洲政策,大力扶持日本。正是靠著美國戰略的需要,以製造業為代表的日本工業火速崛起,打造出名震一時的“世界工廠”。

  70年代,日本產業升級完成,積極向東亞其他落後國家輸出次級低端產業,並提出了“雁陣模式”。日本作為輸出國,為雁頭,提供資金和技術。韓國、新加坡、台灣、香港作為雁身,提供勞動力負責出口加工。中國則是雁尾,提供石油、礦產等工業生產的原材料。這種發展模式在亞洲國家普遍經濟不發達的情況下,刺激了經濟的發展。中國正是是靠此,完成了最原始的工業資本積累後,產業遞增而上,先是機電產業,而後就是通訊技術產業。

  通過自上而下的整合亞洲經濟產業鏈,日本經濟第一次擁有了稱霸世界的實力。以汽車、造船為主的出口工業產品席捲全世界,連汽車傳統地區歐洲和汽車強國美國,都受到日本汽車的強大衝擊。

  1983年日本貿易黑字(資本收支,收入大於支出)超過西德,資本輸出超過英國,成為世界第一貿易黑字大國和資本輸出大國。1985年,日本登鼎第一海外債權國,成為美國最大的債主。以此為背景,日本積累了經濟實力以後,向美國霸權發起全面挑戰。一時市井傳謠:“繼英國霸權、美國霸權以後,世界將迎來日本霸權時代”

  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日本兩次崛起的國運,都是因為莫斯科。雖然後來日本被美歐聯手玩慘,但能把“看門狗”做到如此地步,日本人也算是有吹噓的資本了。

  畢竟,不是每條“看門狗”都能做出世界大國的高度。比如韓國這條看門狗,它的姿勢水平就差遠了,除了時不時對中俄吠兩聲,壓根沒啥存在感...

  四.被工業4.0拋棄的日本

  1750年,英國拉開工業革命的序幕,世界文明從農耕/遊牧文明階段,進入工業文明階段。作為一個時代的象徵,工業實力則是國家實力的體現。

  衡量一個國家的工業實力,主要看幾個方面:勞動力、技術、資本、市場。換而言之,一個國家勞動力越多、技術越雄厚、工業體量越大、市場範圍越廣,國家實力就越強大。

  二戰之前,決定國家實力的是工業產值。到了冷戰時代,美蘇的工業體系和工業產量空前強大。而美國多次利用軍轉民/民轉軍的方法,對蘇聯建立起強大的“技術優勢”,蘇聯敗象漸顯。而這場美蘇爭霸讓中國認識到一個很嚴峻的問題:工業產值只是維持工業實力和國家實力的基礎,技術才是未來爭奪的核心。“

  為了應對日新月異的高新技術變革、搶佔未來前沿科技制高點,在鄧小平同志的指導下,“863項目”孕育而生。

  “863項目”是我國搶佔未來技術制高點的開端,也為今天的中國超越日本埋下了伏筆。現在我們所看到的中國在科技、軍工方面的成就,大多數都是“863項目”的產物。

  2013年,德國政府推出《德國2020高技術戰略》檔案。檔案指出:物聯資訊系統、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慧等高新產業技術,將成為未來工業發展的制高點。由此,世界進入工業4.0(第四次產業/工業革命)時代。

  有人說,工業4.0時代,是中國的時代,世界將在中國的領導下完成第四次產業革命。關於“工業4.0是否是中國的時代”這個問題,我們先暫且不談。小飄飄就說就告訴大家一點:工業4.0肯定不是日本的時代。原因只有一個——

  工業4.0拋棄了日本,或者說:日本在工業4.0中,全方位落後中國

  大數據革命、雲計算、移動互聯是催生工業4.0的背景,換而言之,互聯網產業化、智能產品規模化是工業4.0最顯著的特徵。在這幾個方面,日本已經遠離了尖端科技的最前沿。

  在工業4.0時代之前,日本製造的電子產品風靡全球。在中國市場,索尼手機一度成為女性用戶最受歡迎的手機,其勢頭一度逼近諾基亞和摩托諾拉。在全球市場,松下電器屠美戮歐,風光一時無兩。

  然而,隨著世界進入以互聯網、智能產品為主的工業4.0時代,日本這座彼時滿堂喧囂高樓,塌了...

  在智能產業方面,比如剛剛提到的手機。因為沒跟上智能時代,曾經風騷無比的日本手機幾乎在中國市場銷聲匿跡,韓國有三星、LG,美國有蘋果、中國有華為、vovo、OPPO,而日本,什麼都沒有。

  在互聯網產業方面,中國有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美國有穀歌、亞馬遜。日本,還是什麼都沒有...如果說上面的佐證的力度還不看,那小飄飄再多舉幾個例子,有對比才有傷害嘛。

  

  2016年,中國在科技領域投資高達1.54萬億元,日本不足我們一半。

  2016年,中國高速公路通車裡程13萬公裡,日本為8000公裡。以中日13億和1.2億的人口體量做對比,中國人均高速公路長度是日本1.33倍。

  2016年,中國軍費投入高達1560億美元,日本為420億美元,中日之間差距近4個量級。

  2016年,在軍工體系方面,中國北方重工、兵器工業集團、中船重工、中國航空科技等12大軍工集團產值穩壓日本三菱重工、川崎重工等軍工集團,與美國洛克馬丁、格魯曼、雷神、波音等公司並駕齊驅。除此之外,中國是世界上除美國以外,唯一擁有完整軍工體系的國家。

  2012年,中國聯想公司拿下日本本土電腦市場頭冠。2016年,聯想在日本的市場佔有率高達26.3%。

  2016年,中國的海洋工程裝備成交份額佔全球總交易份額的47%,遠超昔日的造船業老大日本和韓國。

  2016年全球十大整合電路製造公司,中芯國際29.2億美元營收排全球第四,佔全球6%,華虹半導體營收7.12億美元,佔全球大約1%,排在世界第8。

  

  以上僅是中國遠超日本的一部分,這樣的實例還有很多,這裡就不一一舉例了。大家只需要明白一點,在步入工業4.0時代的今天,日本根本無力追趕中國!

  

  編後語

  在中國強勢崛起的今天,很多人都在跪舔這樣一個觀點:日本是沒落的貴族,中國是暴發戶。他們都認為日本只是這幾十年疲軟了,在過去的一百多年裡,日本不知道比中國強哪裡去了。

  跪舔這種言論的人也許還不知道,日本的兩次崛起,壓根與日本人自身沒多大的關係。要不是英國和美國的戰略需要,日本人也許至今都還是窮山惡水的刁民。

  今天的中國,早就是日本不可比及的存在。正如英國學者馬丁.傑克斯在他的著作《當中國統治世界時:西方世界的終結和一個新全球秩序的誕生》中提到的:

  2012年,當中國的經濟總量超越日本,從而徹底撕去了最後一塊遮擋在華盛頓與北京兩個雄心勃勃對手之間的幕簾。彷佛在瞬刻之間,華盛頓聽到了中國龍越來越清晰的追趕腳步聲,而北京也感受到了聚焦在自己後背的瞄準靶心

  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業體系、最強大的科研團隊、最龐大的人口勞動力。同時,中華民族還是這個星球上最勤勞的民族,我們有著遼闊的領土與海洋資源...

  此時此刻的中國,已處於厚積薄發的階段。我們積蓄了幾十年的力量一朝爆發,是為了回歸世界之巔,重塑大中華文明圈!

  在今天這樣的戰略環境下,日本已經永遠失去了超遠中國的可能性。不過,我們還是要警惕日本這條“看門狗”,他們正準備發展核武器。如果讓瘋子掌控日本,那將是一顆定時炸彈。講道理,日本什麼都不多,就瘋子最多。看看日本的曆史,動不動就賭國運,這還不夠瘋?

  日本還得感謝中國,要不是遏制中國和蘇聯,日本當“狗”的資格都沒有。至於日本人今天的優越感,說白了,一切都來自他們做“”的優越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