黌門街社區有個“奶奶廚房” 一說起空巢老人們就不停地點贊

  每周三,黌門街社區,小稅巷5號院內總是一片歡聲笑語。一群來自周邊院落的老年人圍桌而坐,拉家常,訴煩惱,一起做頓熱心飯。“四妹”是這群老年人的召集人,住在小區一樓。去年5月,她把搭建在屋前的陽光棚改成了一個小小的活動室,四張餐桌一拼,凳子一擺,往來的老人們一坐就是一整天。

  “四妹”本名劉道笠,說是“四妹”,其實已年近七旬。這是老人們對她的昵稱,年輕人則要喊上一聲“四嬢”。社區的社工們為劉道笠的活動室取了一個溫暖的名字——奶奶廚房。因為,“四妹”除了召集大夥相聚外,平日裡,還要為社區裡年長的老年人做飯送餐。一勺稀飯、一碗麵條、一道小菜,溫暖了整整一年。

  奶奶廚房

  一碗暖心面,送了一整年

  9月13日,周三,奶奶廚房的活動日。一早,劉道笠就開啟了活動室的門,把凳子一一擺好。幾個相鄰院落的老人們陸續趕來,社區培力社工綜合服務中心的社工也來到活動室。這次聚會,有兩個重要的事宜需要商討落實。

  “馬上就要國慶中秋了,我們要排練個節目到社區去演出,再就是小菜園也要開始建立了,需要大夥加把勁。”上午10點,劉道笠翻開活動筆記本,詢問著大家的意見,“林阿姨、張大爺要參加哦,菜園的事,社工還給我們請了專家來指導,待會兒我們就要去拿種植盆了”……

  這樣的固定聚會已經持續了一年有餘。去年5月,因為小餐館房租到期,劉道笠決定正式“退休”,為自己放放假。因為人緣好,做著一手好菜,社區的年輕人常常找上門,吵著要吃一口“四嬢”的飯菜。劉道笠也從不拒絕,廚房裡一陣忙活,一桌可口飯菜就上桌了。席間,年輕人們稱讚不絕,“就像以前奶奶做的家常飯一樣,給人一份溫暖,一種懷念,要不就做個奶奶廚房吧”。劉道笠一想,“還真是,我反正年齡也這麼大了,那就搞個奶奶廚房,誰想吃飯了給我打個電話就好了。”在社區和培力社工的支援下,“奶奶廚房”就這樣誕生了。

  “我們希望把奶奶的廚房當成一個長期的項目來做,能夠成為老年人的一個活動中心。”培力社工馮嬌介紹。於是,劉道笠拿出了自家的陽光棚作為活動室,一來讓街坊老人們聚一聚,拉拉家常,二來也可以成為一個“愛心廚房”,把年齡小的老年人聚在一起幫助年齡大一些的老年人,給他們送送飯。並把每周三定為活動日。

  臨近中午,劉道笠的電話響了,“四妹,給我煮碗清湯麵嘛”。來電的是住在同小區四樓的胡大爺,兒女都不在身邊,年過八旬,腿腳不便。他已是“奶奶廚房”的常客。“等我一哈,很快就給你送上來。”掛斷電話,劉道笠終止了上午的活動聚會,立馬鑽進廚房。很快,一碗豬油清湯麵出鍋了。她和在場的社工志願者一道爬上了四樓,把面送到了胡大爺的面前。

  儘管只是一碗面,卻無比暖心。這樣類似的送餐上門,劉道笠則送了整整一年,有時一勺粥,有時一碟小菜,服務著周圍幾個院落。“一般會收一點成本費,像小菜也就幾元錢,麵條稀飯有時侯一兩元,有時候也常常免費。”劉道笠說。

  笑聲不斷

  大夥圍桌一坐,啥煩惱都沒了

  黌門街社區聚集著多個老舊院落,社區的老年人數量也很是龐大。“60到70歲的老年人,我們叫低齡老年人,這樣的老年人有兩到四千人左右,80歲的我們叫‘比較年輕的老年人’,數量也有不少,90多歲的就是標準的‘老老年人’,這樣的也有40來個。”社工夏琴琴介紹,由於大部分老年人與兒女分開居住,兒女又都要上班,“空巢”問題就不得不面對,“工作中我們就發現好些老年人內心是比較孤獨的,奶奶廚房就正好能夠幫到他們。”

  “奶奶廚房”建立開始,83歲的張阿姨幾乎從不落下每一次的聚會活動。一走進“四妹”的陽光棚,平日裡少言寡語的她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成了的話嘮,還總能帶動現場的氣氛,引得大夥笑聲不斷。張阿姨育有一兒一女,都已各自成家,孫兒也都上了大學,說起來家庭美滿,卻也面臨著諸多的現實尷尬。

  “兩個娃娃都有各自的老人,不巧的是幾個老人身體都很差,生病住院成了常事,又有自己的工作,孫兒又在讀書,根本顧不過來。”張阿姨帶著些許抱怨的語氣說,“這是現實問題,娃娃就最怕我哪裡不對要住院,話雖然不直說,但我也是個明白人。”

  張阿姨患有多年的糖尿病,隨之而來的併發症讓她的雙目視力嚴重下降,雙腿也時常無力發痛,還有膽結石。“在家裡娃娃根本不讓我看電視,一句話就是‘媽,你眼睛已經不好了,再看以後咋得了’,上下樓也要說,‘千萬要注意,萬一摔了骨折了又咋辦’。”原本是兒女的關心提醒,但在張阿姨心裡,就覺得這是兒女的指責,覺得自己會成為負擔。加上老伴離世,不久前自己又剛剛住了一次院,張阿姨更是背著沉沉的思想包袱。

  “還好有四妹!”張阿姨覺得,“四妹”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了改變,她把每一次的聚會都當成一次解決思想問題的散心會,“到四妹這裡,大家一坐,話一擺,一下就舒暢了,啥煩惱都沒了。”張阿姨甚至常常面對大夥之言,“我也不怕啥子眼睛瞎了,瞎了也還有四妹嘛,要飯有飯,要聊天也有人。”

  一群人,聚在一起,一聊就是一整天,有時甚至忘記了飯點。而張阿姨在訴說自己的故事時,自嘲活潑的話語也常常逗樂眾人。

  “奶奶廚房”已不再是簡單的做飯送餐。

  熱心四妹

  69歲的“四妹”,有求必應

  說起來,大家都叫劉道笠為“四妹”,但“四妹”卻也不年輕了,今年已整整69歲。在大夥眼裡,“四妹”好動,停不下來,“四妹”熱心,有求必應。

  與劉道笠同齡的林阿姨居住在小稅巷6號院,對於這個同齡的“四妹”,林阿姨很是羨慕,“心態好,隨時都是一臉笑,又熱情,不管有啥事,只要一叫她立馬就到。”

  “不僅僅是有需要時,給我們送點飯,也不僅僅是飯菜可不可口,就是心暖,暖心比什麼都重要。”林阿姨平日裡也是獨居,除了孩子時而回來探望,在家的大多時間幾乎無人說話,於是,“奶奶廚房”成了他每天都要光顧的地方,“無非集體活動的時候人多一些,平時人少一些,但其實也不少,常常都有幾個人在。”

  一次,林阿姨生病,孩子上班,獨自在家的林阿姨不想讓孩子擔心,撥通了劉道笠的電話。幾分鐘後,劉道笠就趕到林阿姨家,照顧起林阿姨,買藥,送飯,一連幾天。林阿姨連連致謝,劉道笠則回答“謝啥子,哪怕半夜,有啥事,我第一個跑過來”。一句話,讓林阿姨倍感溫暖。在向記者說起時,也突然變得哽咽。

  話末,林阿姨轉向劉道笠,“她自己就說要讓大家開心,自己就開心得嘛。”劉道笠立馬接過話,“我從來沒有說過哈。”“但你就是這樣在做啊。”林阿姨回答。

  最近,為了讓“奶奶廚房”持續運轉,在社工的幫助下,劉道笠決定在小區選上一塊區域,用菜盆種點菜。一方面可以送給年長的老人,也可以拿來做飯送餐。“把菜種上,再分給老年人們來管理,結了果就大家享用,他們也能打發時間活動身體,我們的活動也可以持續的做下去。”

  “我們找了農業方面的專家來幫助他們,種子由我們出,現在種菜盆已經到了。我們計劃分成區域,把老人們也分成幾個志願隊,一同來參與種植,參與管理,多餘的菜可以低價賣給其他年輕人。”社工夏琴琴說。

  成都商報客戶端記者 杜玉全 攝影記者 王效

  編輯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