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女人來說,男人你的名字就是依靠

  陳小佳今年28歲,上個月才和人生中第2個女朋友分手。最近幾天下著細雨,這是他最討厭的陰雨綿綿的季節。春暖花開彷佛只是小學課本上描寫的傳說。

  2003年,陳小佳去鄰省省會的一所大學法學院求學。他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道路是什麼,像許多衝破高中時代束縛的年輕人一樣,對未來的學習生活有著興奮夾雜著些許恐慌的感覺。他時常想起自己灰暗的高中時代:生活環境的突然變遷帶來的心理陰影環繞在學校後操場的走道上,那是他獨自一人一遍一遍走過的路。然而她的出現讓他的天空少了許多陰霾,陽光彷佛正一點一點的滲透進來。他叫她XL。很普通的名字。很單純的女孩。很辛苦也很執著的戀情。

  她的家和他的學校在同一個城市自己卻在另一個臨近的城市讀書。陳小佳的家境不好,更多的時候兩個人只是找個時間聊下QQ。用宿舍座機打下電話。她從來不讓他買電話卡只讓他等自己來電。雖然她的生活費也只有每月區區的400元。然而,熱戀中的男女又如何能夠忍受不見面的痛苦呢。所以他還是一有機會就跳上客車跑去見她。有時候他分不清是自己害怕孤獨還是怕她孤獨,或許兩者都有吧。他陪她上公共課,在她上晚自習的時候找個閑置的教室等她,聽她下課後撒嬌的對他說:“我要是能穿很寬大的衣服就好了。”“為什麼?”“因為這樣就能把你裝在口袋裡陪我去任何一個地方了”“……”

  或許,快樂是短暫的。上天總要在你看的見希望的時候給你一點警示:這個世界是殘酷的。一個學期還沒過一半,陳小佳遇到了嚴重的經濟危機。家裡整整3個月沒給自己寄生活費。他打過沒有結果的電話。向同學借過,在學校周圍找過短工。但依舊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許多時候他手裡拽著兩元錢硬幣不知道自己該買兩包即食麵還是買一包留一元用來打電話。在一個下著小雨的傍晚,陳小佳又沿著南湖一個人漫步,這是他對付饑餓的辦法,不停地走不停地想。她在那個傍晚打了宿舍電話,室友告訴她陳小佳不在。後來見面的時候他能清晰得想象出她當時失望和擔心的模樣。她又給他看了自己寫的信。那些信從來不曾寄出。只是在他們不能相見的時候寫在漂亮的信紙上用來承載心情;在他們得以相見的時候拿出來一起看,回味那些快樂與憂傷。陳小佳看著這個外表柔弱的女孩,忽然很想哭。

  第二年陳小佳盡量多去那邊見她,只為了不再聽到電話中她因為擔心自己而帶著哭腔的聲音。與此同時,陳小佳的經濟危機更加嚴峻。生活費還可以自己籌措,可是就連學費都要交不起了。陳小佳心裡很煩,又不願對她說。她總是敲著獨自發獃時他的腦殼笑著說:想那麼多腦子要累的啦。不久,就連這僅有的能呼吸幾口新鮮空氣的情感天空也飄來了一片烏雲。她父母最終還是知道了她談戀愛的事。她是回族,父母都是很傳統的人。對於一個家裡只有女兒沒有兒子的傳統家庭來說對方是個外地人那就更難接受了。所以XL的媽媽態度堅決要給她轉學或者直接休學。辦手續的前一天晚上。他們約在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中心花園見面。此時還是早春,刺骨的寒風倔強的直往人衣服裡鑽。他用自己不大的風衣裹著她。過了許久,相顧無言。陳小佳明白自己的書是讀不下去了。而她可以平穩的讀完大學然後回去找一份不錯的工作。“你明天和阿姨回去吧”“那你呢”“我沒事的”“不,我要是回去就再也見不到你了!”“……”“你帶我走吧”“去哪”“不知道,只要能在一起就行”那一刻,他只能把她裹得更緊,而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最終他們回到了陳小佳的老家,後來兩人開始找工作。沒有學曆文憑技術技藝的兩個年輕人只能做最簡單的工作。從小在大城市強生慣養體弱多病的她堅強地在酒店端著盤子。只在晚上回家的時候撒嬌讓他揉揉腿。這時候陳小佳會很心疼,總是讓她覺得累就休息。在那最困難的時候她竟然提出要先去領結婚證,婚禮等以後條件好了再補辦。陳小佳拒絕了,原因有許多,但最本質的一條是因為22歲的他更接近一個男孩而不是一個男人。他不知道自己女朋友那麼辛苦的根本原因是自己沒有挑起生活的重擔。責任,對那個時候的陳小佳來說,還是個模糊的詞。

  冬天的時候她想家了。他決定陪她回去。見到父母以後她立即被要求回家居住,在她的強烈要求下當天晚上她還是去見了他,並勸他先暫時忍受一個人的孤獨。多年以後陳小佳依然記得那些話語。他有時不大敢相信那是她這樣一個瘦弱的女孩的想法。或許,內心的堅強才是最穩固的。“我爸爸媽媽其實主要介意我們當初不告而別,他們是反對我們在一起。但沒有關係。就算他們不讓我們見面甚至給我介紹男朋友,只要我的心在你那我就會一直堅持不找別人,他們最終會同意我們的”那一刻陳小佳忽然覺得很對不起她,這些給人信心的話原本應該是他對她述說的。在為他大吵了一架後,XL和媽媽走了兩天給陳小佳找了一間房子。市區房子很緊張,陳小佳躺在那間由廢舊倉庫改造的房間內冰冷的鋼絲床上聽著從破裂的窗戶外呼呼刮進來的北風久久不能入睡。不幸的是,他性格中男孩的一面又一次佔了上風。第二天見到她就對她說自己想回去。XL低著頭,眼神很黯淡。或許,那一刻她的心也隨著北風碎了。一個多月後,他們又見面了。然而這時候她父母的態度已經從嘗試接受轉變為堅決抵制。陳小佳最終帶著解不開心結離開了。

  分手後的陳小佳依舊沒有完成從男孩到男人的蛻變,他四處漂泊,卻不知道自己屬於哪。每天都在尋找,卻不知要找的究竟是什麼。直到兩年後的一天她給他空間留了言,她質問他是否想做一輩子的單身公害!他抓住機會問她是否記得從前的事。“忘了。”“怎麼會?”“恨越多,就不願意回憶……”“……”原來他一直當作美好的回憶的往事在另一個主人公心裡只留下一道深深的劃痕。那一刻,他幡然醒悟。原來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惡果都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不夠堅強不夠自信不夠勇敢,沒能明白一個男人對一個深愛著他的女人意味著什麼。他哭了很久,第二天去了一家電子公司上班。

  2008年底陳小佳回到家裡,父親說想說開廣告店。並要求他留在家裡幫忙。或許是漂泊夠了,或許覺得自己是該對這個家做點事情了。陳小佳留了下來。他自學摸清了所有的機器性能與操作,與大家一起努力的工作。這一年他26歲。父母開始給他尋找相親的機會。但他從來沒去過。他是深信感情的人,雖然自己錯過了一段。但只要心不老,愛情的花朵就一定能再次盛開。

  或許,上天也察覺到他的改變。決定給他一個機會。2010年初,店裡來了一個新設計員,他一直用她喜歡的一個動畫角色的名字作為昵稱來稱呼她:羊羊。陳小佳從看到她的第1眼起就有種等待幾年的人終於出現的感覺。愛情的花朵彷佛已經開放在眼前。羊羊是個很勤快的女孩,聰明而且好學,原本不是做平面設計的她許多知識都是兩人後來一起在網上學的。好事多磨吧,她的家境也不好。父母打拚了十幾年才攢夠買房子的錢。上班沒幾天她突然沒來了,後來知道原來是她媽媽非要讓她去沿海工作因為那邊工資比這邊高一點。那天晚上陳小佳獨自一人坐在電腦前發獃,一遍一遍地聽《放手去愛》。他終於鼓起勇氣給她打了個電話。在她猶豫地答應第二天和他談談的候陳小佳感覺到久違了四年時光的情不自禁的欣喜。

  柳葉湖畔,他們談了很多:童年,經曆,理想,家庭,情感。羊羊從小父母在外和自己姥姥生活在一起。高中讀完就出去打工,幾年的時間才依靠的自己的努力變成一個公司小白領。她對陳小佳說,今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能買一套房子全家人住在一起。從前她的父母陪她的時間實在太少了。那一刻,陳小佳感到一種莫名的心痛。為眼前這個善良的女孩,為那麼簡單的願望。他決定如果自己能成為她的男朋友一定要竭盡全力對她好。讓她不再那麼孤獨地走在尋夢的路上。

  後來在一起的時候羊羊說過當初之所以和陳小佳在一起很大原因是因為她覺得開了那麼大的廣告店他家裡一定差不了,她有種想安家的感覺。陳小佳不甘心的問她難道自己沒有一點優點吸引她嗎。她說有但是後來才發現的。陳小佳不介意。當初吸引XL的那些獨特的氣質與年輕人特有的銳氣早已隨著幾年的頹廢生活悄然遠去了。他只想給她安穩的感覺。然而上天卻是不安份的,第一年很紅火的生意第二年出奇的慘淡。羊羊也慢慢發現其實陳小佳家雷根本沒什麼家底。但她表現的很淡然,只有夜深的時候偶爾得提起。陳小佳意識到自己又犯了一個錯誤。每個人都是有優缺點的。哪怕是你的父母,對他們的特質你也要有清晰的了解。陳小佳的父親並不是個適合做生意的人。第一年的紅火生意也並沒有改變家裡多少經濟條件。更何況第二年那樣慘淡。陳小佳第一次對自己當初那麼相信父親甚至連工資都一直沒要求感到後悔。一個人的時候沒有什麼。兩個人在一起,一個男人起碼要具備基本的經濟能力。但是現在後悔也晚了,家裡的錢全部投進去開了店面。陳小佳只有加倍的對羊羊好。對她偶爾的毫不留情的質問也坦誠地接受。夏天時候兩人堅持每天出去散步,那時候還有隻脾氣不大好的寵物狗總愛跟著他們出去。平時的零花錢陳小佳盡量留著兩人在一起的時候開銷。羊羊慢慢得很少再提生意的事。她知道他儘力了,她明白他的好。她開始很主動得關心他,為他做愛吃的菜。一起看喜歡的電影。一起忙店內的事。

  夏天的時候,羊羊的媽媽突然回來了。羊羊很慌張,陳小佳問她怕什麼。她說我媽媽是個很難纏的人,她知道你們家真實情況後一定不會讓我和你在一起了。陳小佳心裡一沉。但他還是相信只要自己真心對她好才是最重要的。條件不好是暫時的。老家拆遷補貼已經定了,房子馬上就能下來。熬過這一段就柳暗花明了。他試著安慰她但她的眼中總有不放心的感覺。後來羊羊的母親決定在一個工地上開個快餐店。並要求羊羊去幫忙。羊羊住到了快餐店裡。陳小佳一有空就去看她。幫她洗碗,掃地。兩個人騎車出去說一會話然後再送她回去。他望著越來越瘦,越來越黑的她。心裡說不出的難受,他想為她分擔。卻不知從何入手。那時候的他多希望自己沒有一個不賺錢的滿是機器的店面的拖累。多希望在經濟上獨立不是那麼毫無原則的相信父母。那樣的話至少在經濟上他能幫她許多。後來店裡不方便住人,羊羊搬了回來。這時候已經是晚秋。每天早上天剛亮陳小佳準時起來送羊羊過去。下午接她回來。他覺得很欣慰。至少自己能為自己所愛的人做點什麼。一個下著暴雨的夜晚剛剛和陳小佳淋著雨回來的羊羊給媽媽打電話問她一個住怕不怕。她說怕讓羊羊馬上過去。陳小佳一聽很不高興,就算要過去也要洗個澡換件乾燥衣服再去吧。羊羊表現的很焦急。陳小佳還是沒忍住火氣。兩人在樓下正準備出發的時候吵架了。羊羊很堅定的說不坐>>機車自己走也要過去。她才走了半分鐘,陳小佳就後悔了。他騎著車追了上去,不遠處就發現了她的身影。到達的時候雨基本停了。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街上基本沒了人。看著那些晃眼的路燈。他忽然覺得很遙遠……

  就在羊羊和媽媽開快餐店的那兩個月裡,事情也在悄悄地發生著變化。有一次回來,羊羊又挑起家庭條件的話題。兩人又吵架了。沒吵幾句,羊羊就要收拾東西離開。陳小佳懵了。他呆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在羊羊將要跨出門的那一刹那。他哭了,很大聲,用撕心裂肺來形容毫不為過。羊羊停了下來。兩人抱著一起哭。羊羊一邊哭一邊說著: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以後再也不說離開的話了。陳小佳很傷心,他不明白自己全身心的投入。為什麼麻煩總是不斷。羊羊沒走,她的媽媽也不是太介意的樣子。只是一有機會就把她單獨拉出去。羊羊回來對陳小佳說“我媽媽又給我介紹男朋友了”然後把過程描述一翻。“怎麼能這樣,我們還談著啊”“是啊,所以我根本沒理別人”陳小佳還是覺得哪裡不對。但他沒有深究。只要羊羊堅持。自己受點委屈又有什麼?他惟有義無返顧的繼續對她好。早上為她做最愛吃的餛飩,晚上把兩人的洗腳水準備好。他不求別的只求她能相信他的誠心。物質暫時很匱乏,但心不能冷了。

  轉眼到了年尾,羊羊的爸爸,哥哥都回來了。哥哥還帶回個女朋友。準備今年就結婚。但家裡的錢只夠買房子的裝修的錢還是沒有。爸爸鄭重的問她:是否已經認定陳小佳了。她點點頭。第二天陳小佳才知道羊羊父母的意思。他們想借兩萬元錢用來裝修房子。這樣她哥哥就能順利結婚了。陳小佳聽後很絕望。羊羊也知道他的苦惱。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家裡最值錢的就是那幾部機器了。親戚朋友為開這店也借遍了。有些還沒有還。上哪去弄兩萬塊。陳小佳情緒低落覺得自己很無能,竟然連兩萬塊都拿不出。要那堆破銅爛鐵有什麼用。她的父母知道後很是失望。第二天她爸爸把她叫出去。下午回來羊羊就開始收拾東西,陳小佳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原來他們已經給她選定了對象。下午雙方見了面。對方對羊羊很滿意。她現在就要搬去和她父母擠在一件出租房裡住。這一次陳小佳憤怒大於悲傷“為什麼,是我對你不夠好嗎”“不,你對我很好。但人家家裡有錢”陳小佳呆立原地感覺天地顛倒。他知道這個理由他沒有資格反駁。可是就在羊羊來拿最後一次東西的時候陳小佳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她“不走好嗎,和一個陌生人在一起你能習慣嗎?他才比你大幾個月啊。他懂怎麼照顧你嗎”“我也沒有辦法,我父母就是不讓我和你在一起。你們家條件太差了”“房子要下來了啊,那個男孩家不就是早一步拆遷。錢早一步到位嗎”“我哥哥今年要結婚,現在就差那幾萬塊錢。我一答應他們立馬就會給彩禮”兩個人邊說邊哭。羊羊最後說要不你和去見我父母吧說服他們就好了。陳小佳抹掉眼淚說:“好”和她父母談話的結局是沒有結局。陳小佳甚至跪下來只求他們再給自己幾個月的時間。然而她的父母很堅定,說知道陳小佳對羊羊好。但感情不能當飯吃。他們不希望女兒跟著他過苦日子。陳小佳知道她父母的意思,知道他們等不了。他們辛苦了一輩子了。第二天陳小佳把羊羊單獨約了出去,兩個人走在曾經無數次走過的公園裡不知道該說什麼。陳小佳心灰意冷地問要不她離開好了。他實在不願意見到她內心煎熬的樣子。“我走了,你怎麼辦?你都28歲了。將來還能找到愛你的女人嗎”“我……”陳小佳不介意找不到,他只怕羊羊離開。但她難以抉擇的樣子讓他心彷佛正被一把鈍刀來回得割。“那我只有出去找工作了”“實在不行,只有你先出去了。我等我爸爸媽媽走了我再去找你”“恩”雖然心裡每底,但這時的陳小佳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或許看不見自己她就不會那麼為難了吧

  出去後的第6天。羊羊突然不打電話了。陳小佳詢問,她說電話快沒費了。怕打完了以後聯繫不到了。當晚陳小佳失眠了。又做了那個曾經和羊羊在一起時就時常會做的夢。夢的內容大同小異:她不理他了。她和別人有說有笑。而他在旁邊仿若空氣。從前這時候陳小佳總是驚醒。羊羊會關心拍著他的背安慰他說怎麼會呢?然而當天半夜驚醒後陳小佳卻忽然記起自己身邊原來沒有別人。第二天他馬不停蹄的趕回家。但羊羊曾經工作的地方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他鼓起勇氣去找她父親請求他告訴她在哪,他想見最後一面。結果當然是徒勞。幾天后,羊羊在網上留了言。說陳小佳是自己這輩子唯一對不起的人,她會永遠記著他。以前在一起的日子很快樂她時常懷戀但她的家庭情況和自己的虛榮心讓自己不得不走出那一步。並說不要再等她即使以後她和別人不幸福也是自己選擇的道路,自作自受。怨不得別人。陳小佳很難受,他知道自己又要回到當年每日失眠的日子。但他依舊忍不住關心羊羊。怕她不習慣,怕別人對她不好。他依稀的記起自己出去時對她的囑咐:感情不是買賣,任何時候都不要把自己賣了。人生不是一場豪賭。他明白自己一時之間無法達到她父母的要求。他不停得為她找理由。他理解她,不為別的,只因為愛。

  陳小佳是個普通的男人,不但普通而且有著大多數男人都沒有的惡劣家庭條件。在青春懵懂的年代。他選擇一個人默默的想心思來化解那些現實而殘酷的煩惱。上天給過他機會。那個單純但有思想,外柔內剛的女孩。知道他的煩惱了解他的家境。不為別的只為了當年能吸引的她的那一份“獨特的氣質”。她心甘情願的跟著他,相信他。然而,他卻那樣得傷害了她。機會無處不在,讓它悄悄得從自己手邊溜走的就叫弱者。他看清了自己的懦弱。下定決心悔改。於是上天又給了他一個機會。羊羊,聰明,虛榮,善良,有著簡單夢想的女孩。她不求別的只希望父母為了哥哥的婚事少吃一點苦。只為了自己能有個穩定的生活環境。女人在任何時候都沒有錯。錯的只是男人。因為對於她們來說,你的名字叫依靠……

  來源 : 牛犢網(公眾號 : Newdur),歡迎轉載和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BY : 牛犢

    相關閱讀

  • 有這3點行為的男人,嫁給他,你會幸福一輩子

    對於女人來說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是嫁一個一輩子可以依靠的好男人,嫁一個靠譜的好男人。但是在尋找一生中最愛的那個男人時,總是有一些渣男靠著甜言蜜語混雜其中,讓…

  • 這樣的女人才是好妻子,中三條以上的趕緊娶回家!

    如果你想要每天都收到這樣的內容,可以點擊關注,芝麻君每天都會傳授一些戀愛技巧,解決你的情感疑惑。妻賢夫禍少,家和萬事興。娶回一個賢妻對於男人來說至關重要,那麼什…

  • 女人離婚後,最害怕面對這三個問題

    女人離婚後,會面臨很多的問題或是難題。特別是對於那些離婚後還帶著小孩的女人來說,她可能要承受更多更大的壓力。我們在一段感情中,需要彼此尊重,彼此信任。如果我們不…

  • 最值得女人依靠一輩子的幾大星座男!值得託付終生!

    面對人內心最容易的一部分,愛情是很多人奢望不到的感情,不管是感情上的要求有多高,還是自身對感情的恐懼有多大,對於很多人來說,愛情都是特別珍貴而又可遇不可求的,或…

  • 女人胸可以小,但是格局一定要大!

    2017-08-04塗塗學長如今的這個世界,物慾橫流,每一個獨立的人,清白的的處在世界上真的是不容易。人和動物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有感情,親情,友情,愛情。其中為…

  • 三四十歲的女人,最喜歡這樣的男人!

    三四十歲的女人,可以說是女人最好的年華,成熟而有魅力,韻味十足,又有自己的能力和經濟,既獨立又女人,是最吸引男人,最受男人歡迎的年齡段,三四十歲的女人,完全可以…

  • 這7種氣質女人!讓男人疼到心坎裡

    男人越成熟,就越明白,自己最想要什麼樣的女人。也許年輕時找女人一定要漂亮的,但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會明白,漂亮不是最重要的。給女人一些提醒什麼樣的女人直的珍惜呢?…

  • 這5種男人不能嫁 否則女人會懷疑當初自己的智商

    對於女人來說,可以失身又可以嫁的男人幾乎沒有,不信你試試,草率的開始必將註定一個草率的結局,但是,哪些是不能嫁,但卻可以失身於他的男人呢?有5種。一、比你小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