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加工何時告別"洗剪吹"("聯通上下"如何更高效——聚焦農產品加工業)

  山東是蔬菜種植大省,蔬菜加工業也相對發達。加工不僅讓不少“大路菜”身價倍增,也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多的消費選擇。在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的背景下,農產品加工業有何神奇“魔力”,如何帶動農民就業增收,在改善和優化農業供給方面如何“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其發展還需要哪些支援?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赴山東安丘、壽光、膠州三市,進行了調查。

  生薑變薑糖,秋葵變零食,加工讓蔬菜神奇變身

  隨著收入水平的提高,工作和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城鎮居民的消費需求也快速升級。買菜、擇菜、洗滌、瀝幹、切分……這些餐前環節費時費力。如今,城裡人不僅希望這些工序由蔬菜加工企業“代工”,還有了更新的需求。

  “方便快捷,營養又安全的加工速食產品需求旺盛。”壽光天成宏利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郭百岩說,雖然淨菜加工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內仍是蔬菜加工業的主流,但對“上班族”而言,能夠用微波爐稍微加熱就可食用的蔬菜產品越來越受歡迎。所以,雖說是靠淨菜加工起家,現在郭百岩也和快餐企業合作,做起了新買賣。

  “蔬菜、米飯、調料都放好了,只要微波爐裡轉轉就能‘秒吃’晚飯。”在濟南的上班族惠賀看來,這種速食產品既方便又不缺營養。平時,惠賀還有一個特殊的愛好——吃大蒜,他覺得能增強身體抵抗力,但食用後口氣太重讓他很苦惱。不過,最近他發現了“新大陸”——黑蒜。“大蒜經過發酵,製成酸甜可口的黑蒜,消除了愛蒜群體的顧慮。”安丘源清田食品有限公司銷售部員工周海臻說。

  可以看出,通過一定加工工藝,同一種蔬菜可以多元“變身”。一塊生薑,僅用作調味品,一個小家要吃完得費些時日,製作成薑糖、醃製成醬菜會消費得很快;一紮秋葵,多為桌上菜肴,通過脫水工藝,製成乾脆的秋葵條,還可當零食……

  壽光蔬菜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深加工項目部副經理田建軍說,現在包括秋葵、胡蘿蔔、香菇等在內的蔬菜,通過脫水、非油炸方式製成果蔬脆,一年銷售近千噸,消耗原料近萬噸。

  結構調整、品種細化……加工引起生產環節連鎖反應

  蔬菜加工業的發展帶來種植結構的變化。“農產品加工企業了解終端消費市場,按照需求在生產環節找原料,種植端相應做出調整肯定會帶來種植結構的改變。” 安丘市淩河鎮副鎮長孫東明表示。

  安丘生薑種植常年穩定在20萬畝左右。在孫東明看來,“種薑比種糧收益高得多,這些年‘糧農’變‘薑農’的越來越多。種薑的多了,也讓企業收購有了保障。”

  蔬菜種植在細化。淩河鎮偕戶村生薑種植戶李蓮,以往都要等到深秋時,才會把薑挖出來賣掉。可今年7月初,她就把4畝生薑全部挖出來賣掉了。

  “今年的生薑換成新品種‘小紅芽’,專門用於醃制醬菜,就得這個時候挖。”李蓮說。生薑的多元化加工,正在改變著農民的種植習慣。“生薑提前賣完了,我還可以再種一茬別的蔬菜,還能多一份收入。”

  優質種子受追捧。“以前的笨蔥不僅產量低,口感也不好;蔬菜加工企業嗅到市場需求,從國外引進了水果蔥,種植很快就推廣開了。”孫東明說,現在安丘大蔥產量全國第一。

  抱團經營受歡迎。一位蔬菜加工企業的負責人表示:“就散戶種植而言,產品質量安全、品質得不到保障不說,與散戶挨個簽合同還費時費力。”以後打算與家庭農場、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合作,便於組織人力,也便於規模化統一經營。

  不少加工企業還採用了“公司+基地+農戶+標準化”模式,按需種植蔬菜。安丘源清田食品有限公司自有基地1000畝,與農戶簽訂的種植合同基地4300畝。“不管是自有基地,還是合同基地,都保證統一安排種植計劃、統一供藥肥、統一農殘檢測、統一收購加工。”周海臻表示。

  到基地種菜、到企業打工,加工為農民增收提供多種可能

  “看,這些辣椒粉都是從新疆運來的,正準備加工成辣椒紅色素。”在位於膠州的青島同興天然色素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劉宗波捧起一些成品介紹說,企業年產辣椒紅色素近200噸,八成原材料來自新疆。“辣椒畝產500公斤,每畝收購價4000多元,減掉人工成本,每畝能給農民增收2000元。”

  據了解,為保證加工原料,膠州市辣椒協會在新疆產區發展了45萬畝辣椒基地,帶動周邊種植約15萬畝,對於促進農民整體增收、農村勞動力分流意義重大。

  除帶動上遊農戶種植外,蔬菜加工業在直接解決農民就業方面作用也十分顯著。“可以幫助農民家門口就業,既能照顧家裡,每月又能有固定收入。”田建軍說,自己的企業正式職工300多人,季節工100多人,全是周邊的農民群眾。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蔬菜加工企業打工的農民,每月收入三四千元,但隨著年輕人“身價”走高,勞動力老齡化趨勢日益明顯。有的企業不得不到外地招工,以吃住免費等條件吸引人。

  採訪中,不少農民表示,不搞加工,利潤太低,農產品價格忽高忽低,日子很難過。但目前,與農戶利益聯結相對比較緊密的家庭農場、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展蔬菜加工的積極性還不高。“缺資金、缺人才、缺設備,沒法與已發展起來的加工企業競爭。”一位合作社的負責人坦言。

  田建軍提出,加工業分工越來越細,合作社可以與現有加工企業合作,合作社做初加工,加工企業再做進一步深加工,打通從生產到加工再到銷售“全產業鏈”,讓農民更多參與、融入產業鏈條,分享二、三產業增值收益。

  企業引進人才設備,政策加大扶持,蔬菜加工業應邁向精細化

  安丘市江海食品有限公司一天能粗加工生薑100噸,一年出口將近3萬噸。“只需經過簡單的水洗、分塊和保鮮包裝。”銷售部經理範國坤坦言,目前生薑粗加工由於技術含量低,競爭激烈,附加值也低,“最好時利潤也就10%左右,不好時就得賠本。”

  “早就想發展深加工,但苦於沒有人才和設備。”範國坤說,直到2014年,與山東農業大學對接,才有了現在的山東保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據介紹,企業主營從生薑中提取薑黃素、薑辣素、薑澱粉和薑蛋白酶等。“產品附加值比粗加工生薑高出上百倍。”

  蔬菜加工不能沿著“洗剪吹”式的粗加工之路走下去,企業應該大力發展精細化深加工。

  “對於精深加工企業,安丘建設了產業園,促其抱團發展。”範國坤說,用地方面,當地政府給予最優惠的政策,並派專人替企業辦理各項手續。企業上研發設備,當地政府會按照10%的標準給予補助,最高補助100萬元。就蔬菜加工出口企業而言,除了出口退稅,出口量增加會有額外獎勵,企業出國參加展會還有補貼。

  郭百岩表示,蔬菜時令性比較強,企業需要在短時間內收購大量蔬菜,支出比較多,資金壓力較大。“企業白天黑夜都在運轉,一個月電費就要20多萬元。希望電費能降一降。”

  “加工產能不小,但是大部分是貼牌生產,利潤比較低。”田建軍坦言,企業有“七彩莊園”品牌,只是在當地叫得比較響,要走出去推廣,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他建議,政府應加大財政、金融等政策扶持,幫助企業提升市場開拓能力,創造更多知名的企業品牌和產品品牌。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