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桑拿”“泡足浴” 高溫“烤”驗空港衛士

  烈日當空,熱浪滾滾,7月以來,上海連續發出高溫橙色預警。
7月16日下午1點,武警三支隊二大隊教導員武剛正在檢查哨位,筆者跟在後面,一陣熱氣撲面襲來,感覺連呼吸都有點困難。在四周毫無遮擋的虹橋機場機坪,哨兵們經曆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烤”驗。

  一班哨下來,哨兵周源斌的衣服上留下了一圈白色的汗漬。
“機坪空曠的地形使溫度要高於市區10度左右,夏天在機坪上哨就像‘蒸桑拿’‘泡足浴’,一班哨下來衣服都會濕透,這幾天只是剛開始,最熱的時候甚至還能夠聞到軍靴被燒焦的味道!”哨兵周源斌對筆者說道。

  下午2點時,筆者把隨身攜帶的溫度計放在地面,2分鐘後指針就指向了最大值60攝氏度——爆了表。發燙的水泥地面加上飛機發動機的滾滾熱氣,僅僅是站在機坪便已讓人汗流不止。哨兵周源斌的脖子在烈日暴晒下被曬脫皮,汗水順著臉頰一滴滴的落下,浸濕了衣領,蒸發的汗水在背上留下一圈白色的汗漬。

  教導員武剛對筆者講到:“在機坪上哨環境十分艱苦,除高溫外,機坪反射的強烈光線和飛機起降時的轟鳴噪音,使哨兵們經曆著身心雙重的考驗。但是我們的戰士依然默默地堅守著崗位,忠實履行著保家衛國的職責,沒有一句怨言。”
下哨後,哨兵周源斌回到營區,還來不及喝上戰友給他遞來的綠豆湯,便一頭跑進浴室痛痛快快的沖了澡。用他的話講,洗澡是一班哨下來最幸福的時刻。洗完澡他的班長石其華拿來醫藥箱,給小周晒傷的脖子塗了藥膏,長時間的暴晒,使得小周裸露在外的皮膚被晒成暗紫色,膚色反差十分鮮明。
機坪上,飛機起起落落,遠處數十架停靠的飛機在太陽的照射下,散發出滾滾熱浪向上升騰,像一個個熱氣騰騰的蒸爐,對於武警三支隊二大隊的空港衛士們來說,距離上海出伏還有一個月,這才剛剛開始。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