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瓦爾·赫拉利:生物貧窮線

  「一個禮拜一本書」,每晚八點推送

  回複晚安送你一張晚安心語

  今天是共讀《未來簡史》的第二天,本文選自同名章節。本書的電子版在微信讀書有售。

  

看書君

  首先談談饑荒,幾千年來這一直是人類最大的敵人。甚至在不久前,大多數人類仍然生活在生物貧窮線的邊緣,再低一點就會落入營養不良和饑餓的狀態。只要發生小失誤,或是單純有些運氣不好,就很有可能把整個家庭或村莊判了死刑。如果一場大雨毀了你的麥田,或是強盜搶走了你養的羊群,你和親人可能就會餓死。如果是整體的不幸或愚蠢行徑,則會導致大規模的饑荒。在古埃及或中世紀印度,如果碰到嚴重乾旱(這種情況並不少見),常常一下子就會有5%或10%的人死去。遇上乾旱,就會出現糧食短缺;運輸又太過緩慢,成本也太高,無法進口足夠的食物;而且政府也,無力挽救局面。

  隨便翻開哪本曆史書,幾乎都會讀到饑荒的慘狀,讀到人在饑餓之下做出的瘋狂行徑。1694年4月,法國博韋(Beauvais)某地的官員描述了當地饑荒、糧價飆漲的影響,他說自己的轄地處處都是“無數可憐的靈魂饑餓身亡;沒有工作,也就沒有錢買麵包果腹。為求苟延殘喘、稍解饑餓,這些可憐的人以不潔之物為食,如死貓或已剝皮而投入糞堆的死馬。(還有人吃)宰殺牛流出的血,以及廚子扔到街上的動物內髒。其他可憐人則吃水煮的蕁麻、雜草、樹根、藥草。”

  法國各地都出現了類似的景象。由於前兩年年景不佳,整個王國嚴重歉收,到了1694年春天,糧倉已經完全見底。有錢人設法囤積糧食,以天價出售,而窮人則是大批餓死。1692——1694年,法國約有280萬人餓死,約佔總人口的15%;而與此同時,太陽王路易十四仍在凡爾賽宮荒淫無度。第二年(1695年),饑荒襲擊愛沙尼亞,導致該國人口損失達五分之一。1696年則是在芬蘭肆虐,餓死了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人口。1695——1698年,蘇格蘭也遭受嚴重饑荒,部分地區餓死了高達20%的居民。

  多數讀者可能都知道少吃一頓午餐是什麼感覺,這可能是出於宗教原因而在幾個節日禁食,也可能是連續幾天只喝蔬果汁,號稱有某種神奇的功效。然而,如果是連續多日粒米未進,而且連下一口食物在哪兒都不知道,又是什麼感覺?今天,大多數人從未經曆過這種痛苦煎熬,但很遺憾,我們的祖先對此再清楚不過。在他們向神高呼“拯救我們脫離饑荒!”的時候,心裡正是那種感覺。

  過去幾百年間,科技、經濟和政治的進步,開啟了一張日益強大的安全網,使人類脫離生物貧窮線。雖然時不時仍有大規模饑荒,但只能算是特例,而且幾乎都是由人類的政治因素而非自然災害所致。世界上已經不再有自然造成的饑荒,只有政治造成的饑荒。如果現在還有人在敘利亞、蘇丹和索馬里餓死,罪魁禍首其實是那些政客。

  在全球大部分地區,現在就算一個人沒了工作、一無所有,也不太可能活活餓死。私人保險、政府機構和國際非政府組織可能無法讓他脫離貧困,但至少能提供足夠熱量,讓他生存下去。就整體而言,全球貿易網路能將乾旱和洪災轉為商機,也能又快又便宜地克服糧食短缺的危機。就算整個國家遭到戰爭、地震或海嘯摧殘,國際上通常還是能成功避免饑荒肆虐。雖然每天仍有幾億人陷於饑餓,但在大多數國家,已經很少有人真正被餓死。

  貧困確實會帶來許多其他健康問題,營養不良也會縮短預期壽命,即使地球上最富有的國家也不免有這個問題。例如就算在法國,仍有600萬人(約佔總人口的10%)陷於營養不安全(nutritional insecurity)的狀態,一早醒來不知道中午能否有東西吃,常常得帶著饑餓入眠;就算吃到東西,營養也非常不均衡、不健康:有大量的澱粉、糖和鹽,卻沒有足夠的蛋白質和維生素。然而,營養不安全仍然算不上饑荒,21世紀的法國也已不再是1694年的法國。就算在博韋或是巴黎最糟糕的貧民區,現在也不會出現幾周沒的吃而餓死人的情形。

  同樣的轉變也發生在其他許多國家,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中國。從“人文初祖”黃帝時期到20世紀的中國,幾千年來各個輪替的中國政權都曾遭到饑荒肆虐。幾十年前,中國還曾經是糧食短缺的代名詞。1974年,第一次世界糧食會議在羅馬召開,各國代表聽到了恍若世界末日的前景預測。專家告訴他們,中國絕無可能養活10億人口,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正走向災難。但事實上,中國創造了曆史上最大的一個經濟奇蹟。自1974年以來,雖然仍有幾億人苦於糧食匱乏和營養不良,但也已有幾億中國人擺脫貧困,這是中國歷史上首次不再受到饑荒之苦。

  事實上,在現在的大多數國家,真正嚴重的並不是饑荒,而是飲食過量。在18世紀,據稱法國王后瑪麗·安托瓦尼特(Marie-Antoinette)曾向挨餓的民眾說,如果沒有麵包可吃,何不吃蛋糕呢?但今天的窮人真是如此。現今,住在比弗利山莊的有錢人吃生菜沙拉、清蒸豆腐佐紅藜,而住在貧民窟或貧民區的小女生則大口嚼著美國的國民零食Twinkie蛋糕、奇多、漢堡包和比薩。2014年,全球身體超重的人數超過21億,相較之下,營養不良的人口是8.5億。預計到2030年,人類會有半數身體超重。2010年,饑荒和營養不良合計奪走了約100萬人的性命,但肥胖卻讓300萬人喪命。

  閱讀本書其他章節

  回複030,可以免費獲取本書的電子版

《更多精彩内容,按讚追蹤Gooread·精選!》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閱讀